第930章 本殿允你說話了嗎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既然如此,那此局便由你破罷了."那清冷淡漠,卻不容任何人質疑反抗的聲音響起.

九音邊緩緩開口,邊抬高那玉蔥般白皙的指尖,懸于半空之中.

在眾大臣那瞳孔欲碎的目光下!

九音一個利落的轉身便朝著正位走去,她抬著從容優雅的步子,那懸空的食指略動,朝著棋局的方向輕輕一揚!

"嘶!"

"嘶!"

引來的,卻是無數道官員小姐的驚豔聲.

明明什麼都沒有做,僅是這麼一個揮手的動作,為何就是覺得,酷斃了?!令她們的心髒都控制不住地加速狂跳.

"殿下?"

蘇婉清知道九音那一句話是對著她說的.

但蘇婉清就是不明白,她們分明是第一次見面,為什麼會令九音對她產生那麼大的不滿:"君王棋臣女己經破了,不知殿下,還要臣女破什麼棋局?"

說話的時候,蘇婉清的心髒都提到了嗓子眼.

她哪里會破什麼棋局,就連君王棋的破解之法,都是擁有上一世的記憶.

那個被諸多目光注視的女子.

她屹立于宮殿的最上方,聽到身後方傳來的疑問聲,九音不緊不慢地轉身,然後悠然落坐于椅面,那麼平凡的動作卻被她演繹的賞心悅目.

"東華的人便是這麼與殿下說話的?"

回答蘇婉清的,關不是九音,而是對蘇婉清極為厭惡的無名一號.

見蘇婉清己經惶恐的跪了下來,無名一號便朝著棋局瞥了一眼,卻震驚地發現.......那己經被蘇婉清破解的棋局,突然反敗為勝!

僅一子,就己經反敗為勝!

"剛剛,你不是說你能破了君王棋嗎?"無名一號收回目光,壓下心里的震憾朝蘇婉清開口.

她的殿下究竟是何其智謀,再也沒有余力挽回的棋局.

就因為她落于一子,就重新複活!

"回大人,臣女是會破君王棋."蘇婉清目光有些膽怯地瞄了九音一眼.

心里不由升起幾絲酸楚與羨慕,如果她前世有殿下這樣的身份多好.

被整個無殿國的人保護.

誰還敢欺辱她?太子又怎麼敢掐死她的兒子!她又怎麼可能落到這個下場,果然什麼都需要後台!

撞到九音即將抬頭的動作,蘇婉清連忙收回目光.

繼續朝著無名一號開口道:"大人,只是......臣女對棋藝並不精湛,這君王棋是臣女曾經無意間遇到的."

"當時臣女便被這布局所震憾,苦思夜想想將其破解."

"所以.......除了君王棋之外,臣女怕是破不了其它棋局."

蘇婉清以為這樣解釋,就可以瞞天過海地將功勞給攬在自己身上.

可惜!

接下來的發展要令她失望了.

無名一號目光冷冷地掃了蘇婉清一眼,一臉'我殿下設的棋,你也配破解’的驕傲模樣,聲音直接揚上了幾分:"能破就好,我還差點以為你不能破."

蘇婉清不禁擰緊了手帕.

就在她心里不安的同時,無名一號那震人心髒的幾個字傳來:"必竟剛剛,這君王棋局並沒有破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