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9章 百年前玄衣人的殿下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小九,起來了,再不起來老子要踢門了!"

良久也沒有聽見里面有什麼動靜.

暮白不僅沒有感到半分驚訝,反而更使勁地拍打著房門.

過了一會,暮白才將手中的早膳懸至于房門間隙處,邊將香味傳進門縫,音量邊提高幾分:"我真的要踢門了,快起來!老子再說最後一次,我踢門了."

一副威嚴作派站于身邊的君臣:"......"

嫌棄之意不露表.

本君拒絕與此人為伍,拉低本君的貴族檔次.

終于.

正前方可算是傳來了房門拉開的聲音.

"嘎吱!"

映入眼前的是一臉面無表情的九音,額間的碎發微微有些凌亂,她目光淡漠的掃了眼暮白,然後停留在眼前一指處的早膳上.

"我不餓."九音語氣帶著超脫世俗的冷漠.

"小九,這是近期最後一頓."

話落.

九音用那黑若寶石的眸子盯著暮白,看著對面的那個男子嘴角溢出寵溺溫暖的笑意,含笑的弧度很淺,給人一種視若珍寶的感覺.

半響後,九音才淡淡道:"那用膳吧."

"好."

白玉棋:殿下果然不愧是殿下.

轉換字意能這麼理直氣壯.

延著院廳內會有幾道石階,暮白與君臣會一左一右地跟于她身後,而中央的那個女子,她腳下的步子從來都是那麼不緊不慢,雙眼含著看透人世險惡的淡漠.

她每落一次腳,衣袂邊會輕飄飛逸.

配上她身側那兩抹君臨天下的身影,奪盡了世間繁華.

"小九,我沒在,別忘了我說的話."

"剩下的用食我己經交給君臣了,沒事,有他在,我懶得叮囑你."

暮白的身形斜靠在石桌邊,他一只手撩拔著額間修剪完美的碎發,一只手搭在面色嫌棄的君臣肩上.

那無所事事的懶散姿態,加上他嘴角顯露的邪氣弧度,又冷又酷.

君臣面色微沉地睨了眼暮白,那高高在上的眼神,像是一個君王在俯視自己的臣民.

"君臣......"

接到九音顎頭的動作,暮白抬高手,准備拍君臣的肩膀.

君臣一個側身就閃了過去,當著暮白的面,那白淨分明的手彈了彈肩膀上沒有的塵埃:"要走便走,怎如此多話."

暮白:"......"竟然說我多話?

當初在魂聚之地,就該讓他死了算了!

"行,君臣."

"小九,等我回來."暮白對著君臣饒有深意了點了點頭.

在話落的同時,身形亦徹底的消失在了原地.

君臣目光停留在暮白消失之處,過了半會,他才轉身九音.對面的那個女子正一副貴族作派的放下玉筷,悠然站直身形.

她起身的動作極為緩慢,以最慢的方式倒印在君臣的眼底.

嗯.

他殿下還是這麼尊貴優雅.

"走罷."九音面色淡然的扶了扶衣袖,她抬腳直下台階,裙邊的血色花瓣伴著她的秀發一同輕揚.

暮白走了,他們兩個也該走了.

"嗯."君臣那深邃不見底的眼睛輕抬,朝著東華戰王府的方向略了一眼.

隨後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