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4章 百年前玄衣人的殿下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對面那道夾著點懷念的平緩語氣傳來,兩個字,是萬千世界令人膽顫心驚的存在:"重臨."

他叫重臨.

九重天闕,九為前,重為後.為殿下之生而生,因殿下之死而滅.

君臨天下,君為前,臨為後.君臣之後另一個能俯視蒼生的王者.

"他跟你一樣嗎?"

九音開口了,如清水滴石不夾任何延音.

說這句話的女子纖美的指尖夾著顆棋子,反著光的棋面映亮了她眉心的朱砂痣.她會輕仰高頭,那如琉璃般清澈的眸子輕抬.

不管她的目光停留在哪里,都會令人驚豔到失魂落魄.

他啊.

一樣,也不一樣.

時間隔了這麼久了,令君臣都有些記不清他的模樣.

只隱約記得,重臨最喜歡的一個動作,就是系一個暗鈴在棋線之尾,然後將棋線環繞到五指之上.重臨在面對九音的時候極為愛笑,笑的一臉無害與寵溺.

可在別人面前,他會神色冷厲至極.

動怒的時候,重臨垂下五指會緩緩轉動,暗鈴掛在棋線之尾,發出清脆的響起,每一聲響,鮮血便渲染整片天地.

平常的時候,重臨最喜歡笑著叫九音的名字.

可在重臨轉頭面對君臣等人的那刹,他臉上的笑容會驀地消失,板著臉語氣欠揍囂張地開口,那是他最習慣用的話:三個愚知的東西,離我九遠點.

嗯,這便是重臨.

"嗯,一樣."君臣那略有些輕的嗓音響起.

在面對九音的時候,他的聲音會帶著小心翼翼與呵護如寶,會將里面的威嚴收斂的絲毫不泄.

等了一會.

君臣將目光從棋局上移開,眼里會覆上對任何都不存在的溫度:"重臨,是一個對殿下極好的人,與暮白一樣."

重臨,是另一個對九音好到不夾任何雜質的人.

而九音......

是一個將人性險惡看得通透無比的人,不管面對任何事情,任何突如其來的好.九音第一時間,並不是感動的痛哭流涕,或是直接以身相許.

她會很冷靜很睿智,冷靜到令人害怕的分昕對方的目的.

這世間能掀起九音一絲情緒的人,不多,卻剛好有四個.

君臣他們對九音的好,沒有任何的目的,只因為,她是她,不需要任何理由!

不像南越塵,他想索取的是九音的感情.

不像在現代的顧小姐和傅老,想索取的是九音身上的利益,是畏懼于九音的實力.

九音那僅留有的一絲情緒,分人.而世人,不配.

"殿下可還記得東華的戰王府?"

也沒等九音回答,君臣繼續開口:"重臨的一縷魂魄,將會出現于百年之後的戰王府."

百年之後的戰王府?

對面傳來的聲音,令九音夾著白棋的動作慢了半拍.

但很快,九音那夾著白棋的指尖便松懈開來,她緩緩坐直身形,最後一顆棋子驀地落于棋面上.

與此同時.

九音仰高精致如玉琢般的側顏,唇瓣輕啟:"君臣,你又輸了."

"輸了?"

君臣微蹙了下眉頭,低頭掃了眼棋局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