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4章 江落姻慘死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他那神色驀然轉變,身形猛地消失在了原地,那泛著凜冽寒氣的棋牌乍現于暮白掌心.

再眨眼.

暮白的身形便己出現在南越塵的身前.

"噗嗤!"清脆響亮的聲音徹響開來.

"南主!"

"南主!!"就在眾黑影的眼皮子底下,暮白的身形從南越塵邊側直隙而過,那指尖擰著的棋牌在穿過南越塵身形之際,利落一抬.

南越塵悶哼一聲,眉頭狠狠皺起.

他不由低頭朝著痛意襲來的地方一看,只見胸口處衣服己經刮裂開來,露出里面的一道血跡,血跡處拼命地湧著鮮血......

"南主,你怎麼樣了!"

"暮白!你這麼做,就不怕遭到界主的怒火........"

黑影頭領嚇得腳下的步子都連連後退,他先是看了一眼半跪在地面上的南越塵,再朝著暮白看過去.

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場面,黑影頭領接下來的話卡在嘴里.

一股劇烈的恐懼感卷襲至全身的每一個角落.

只見中央那抹有些痞氣的身形,他悠悠然直起身形,後背修長筆直.

隨著他的這一個動作,暮白壓低那如神靈描繪的俊顏,一只手邊放置于身後,另一只擰著棋牌的手朝著南越塵所處的方向.

帥氣一甩!

"噗嗤--"

"嗤--"

傳來的,是利器劃破血肉的聲音,一聲一聲,尖銳且動聽.

"本王說過......你若想要本王的命."

"本王隨時等你們來取."

南越塵咬著牙齒不讓自己慘痛出聲,他按入土壤的手指緊攥,關節處因為用力而漸漸發白.

南越塵每擠出一個字,額間的虛汗便多幾滴.

那棋牌泛著奪目的黑芒,對著南越塵的身形迅速切刮,耳邊只能聽到利刃劃破氣流的聲音,還有那越來越濃烈的血腥味.

僅僅片刻的時間,南越塵便滿身是血.那殷紅的血液延著他的衣袍滴染而下.

"這都是本王欠你們的......."

南越塵的話剛說到一半,便被暮白那含著笑意的聲音打斷了.

"我說,你似乎把自己看的太重了."

"你的命,很值錢嗎?"

暮白半傾側身形,那黑暗幽深的眼里停留南越塵身上,嘴角那邪氣肆意的弧度,那一副無拘無束的慵懶姿態.

還有他說話時,看似教育人卻透露著殺戮的語氣:

"說什麼欠不欠的."

"逆天改命,換重生一世.你還是你,永遠都改不了你自私自利的想法."

"你付出了,便一定要從小九身上索取回報,如果沒有,便是小九冷血.你那些不堪思想,放在可歌可泣的故事里能洗白,但是在老子這里,似乎有點過了頭了!"

說到這里.

暮白便抬腳朝南越塵走近,那雙如臨萬丈深淵的目光鎖在南越塵的身上.

目睹棋牌切割著南越塵的皮膚,半空中濺著細微的血液.

暮白身形微傾向南越塵,離南越塵的身形幾乎只有一臂之間,他說的話就像是一把尖刃的刀,將南越塵的心髒都刺破了:

"借小九的手,成為你想殺害君臣的借口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