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0章 撕裂江落姻偽裝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東主抬頭掃了一眼懸空上方的魂聚之地,然後朝著暮白看過去,臉上掛著篤定.

似乎已經料定了,暮白一定會被棋線給制服.

必竟,早在魂聚之地的時候,暮白就己經身受重傷.現在還能站在這里,恐懼已經是極限了.

聽聞.

暮白總算是收斂起了那一身慵懶肆意的姿態,他站直身形,哪怕靈魂傳來撕扯的痛意,他的臉上都從未顯露分毫.

他的小九還沒有回來,他哪敢放心把她的本體丟在這里?

暮白目光飄落于東主身上,開口的語氣透露著無謂,卻又將君王之威詮釋的幾近完美:"他們都像你這般無知愚昧嗎?!"

他在說什麼?竟然諷刺東主愚蠢!

還沒等東主將心中的怒氣給撒出來,還沒等他下令讓黑影對暮白下殺手.

"轟隆!"

"轟隆!"

耳邊,突然傳來了無數道身體轟炸開來的聲音!

東主,南越塵,江落姻以及在場的所有人,都下意識地朝著聲音的起源處看過去.

就在那驚悚的場面撞入眼底的那一刹,眾人的眼底都布滿了心底最深處的恐懼,好些黑影腳步發軟,連連後退.

若說在場的黑影己經嚇得說不出來話.

那麼江落姻,就感覺是自己的小命都在死亡邊緣徘徊!

那里!

將暮白包圍在內的黑影,就在暮白余音落下的同時,身形突然僵直在原地.

那布置好的棋線突然開始顫動,緊接著,穿破黑影的心髒朝著暮白飛了過來.

而那些被刺穿心髒的黑影,他們身上的血管突然開始擠壓著毛孔,額角的青筋迸露而出.

最後......由內而外被炸的四分五裂.

半空中血肉四濺,地面血染三盡.

空氣之中皆是濃烈的血腥味,濃的讓人寒顫,那麼膽顫的場面,看得東主身後方的眾黑影寒毛卓豎.

一雙雙不可置信的目光都盯著暮白的身影,盯著他手中那根如鮮血染紅的棋線.

棋線散發出強烈的威壓,擊在人的心尖上,令靈魂都控制不住地顫抖.

"他的東西,也是你們配用的嗎?"

暮白握著棋線的手指收斂,落于掌心的棋線自動環繞在暮白手腕處,他那修長的手指落下,泛著紅芒的棋線吸盡了所有人的目光.

屬于四大守護的東西,也是隨便一個人可以掌控的嗎?

這超出預料的一幕,看得東主驚了.

南越塵和眾人都震在了原地.

然而,卻只有黎冥注意到,暮白另一只垂下的手......正滴染著殷紅的鮮血,不知從何處流露的血液凝聚在暮白的指尖,延著他垂下的弧度敲落地面.

黎冥心膽都跟著提了起來.

想開口,想朝著暮白所在的方向沖過去.

卻發現自己被黑影給押制著......而他的旁邊,就是東主和南越塵!黎冥不能讓自己成為暮白的累贅.

心底那股自責的情緒陡然升起,在黎冥提心吊膽之際.

那垂下的余光.......

猛地瞥到了暮白嘴角那匪氣的弧度,他的嘴唇正對著自己緩緩挪動,吐露出幾個令黎冥無法接受的字意:看好小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