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6章 南越塵驚世身份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胡說,我分明贏過一次!"

在九音第一次疑惑下棋是什麼東西的時候.

當時,就是他教的,那一次他明明就贏了.暮白這個搬弄是非的東西,竟然敢說他一次都沒有贏過!

這個黑禍,君臣表示絕對不背,哪怕九音來了都不背.

君臣那虛無縹緲的聲音傳入暮白的耳朵,他的氣息,僅存在于片刻,在君臣話落之際氣息便己消散.

"你舍得回來了......."暮白的眼底不禁有些恍惚.

好像己經過了很久了,久到他都差點忘了君臣是這般的語氣,久到暮白都差點想不起,君臣如今的模樣了.

"滴嗒!"

"滴嗒!"

鮮血滴打在地面的敲擊聲,竟是如此清脆.

整個魂聚之地都變得安靜起來,半響之後,暮白才從君臣意識覺醒這件事情回神,他那骨節分明的指尖輕顫了一下.

這麼細微的一個動作,令凝聚于指尖的血液橫飛四濺.

凜冽的氣息流淌在四周,然後朝著暮白擊去.

耳邊,還可以聽到尖刃刮過皮膚的聲音,光聽,都能感覺到那種千刀萬剮的痛.暮白就像是失去了知覺一樣,他那如神靈雕刻的俊顏沒有露出半分痛意.

反而在笑.

唇角掛著有些壞氣與匪氣的弧度,恍然看的時候會有些吊兒郎當,再細看,卻有著令萬界臣服的威嚴氣勢.

"君臣,我還以為你變無能了,連朵花瓣都能滅你了."

知道等不到君臣的回答.

暮白便身形筆直地朝著中央走去,邊用平靜含笑的語氣開口:"你沒死就好,你要是死了,受虐的就是我們."

君臣要是死了,誰陪九音對局棋術.

君臣要是從此消失在這個世間了,誰來和他對著干?

處于魂聚邊緣的黎冥看不到暮白的正面,只能看到暮白身側那一滴一滴掉落的鮮血,他的衣袍沒有染上半分的血漬.

就連血液滴下之後,他那垂下的手指都乾淨的不染半分汙漬.

好刺眼,刺得黎冥胸口緊的難受.

突然--

黎冥的身形猛地僵直,他那瞪大的雙眼染了惶恐,在他的瞳孔里......

清晰地倒印出暮白那平穩的腳步驀然一頓,似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,再也前進不了半分.

而那片血色花瓣,正懸在暮白的五步之遙!

黎冥能清晰的感覺到,暮白的氣息越來越虛弱,越來越淡.......

"守護大人,快清醒過來!"

"殿下的本體被奪了!"

"你想想殿下,你若是出事了,殿下怎麼辦嗎?"黎冥提起了全身所有的力氣,朝著魂聚之地的那抹身形喊道.

那泣泣如血的字意,伴著無盡的恐懼傳到暮白耳內.

低垂的眼簾驀然抬起,那雙眼睛幽深黑暗泛著墨光,有那麼一瞬間,整個魂聚之地都動蕩了一下.就連君臣的意識都消散了一點.

暮白驟地收斂好自身散發的壓迫,嘴唇慘白的嚇人.

面前有著無盡阻力抵擋著暮白腳步,一刀一刀地在切割著他的靈魂,他像是感覺不到痛一樣,後背還是那麼瀟灑修直,有著能令萬人臣服的氣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