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9章 江落姻假扮殿下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黎冥對一號說的那些話,說的是對的,可還有一半沒有說完,那便是這個世間.

除了九音能取下這花瓣之外.

還有孕育無罔海的氣運之子可以取下.

只不過江落姻要付出一個的代價,那麼便是每取下一片,她身上的氣運便會被剝削一分.

"殿下,你拿這花瓣干什麼?這能吃嗎?"

"對啊,是不是要給我們吃?"玄衣人看著江落姻的動作,紛紛激動地開口.

聽到玄衣人開口的江落姻,內心連連冷笑,不由心升幾絲輕蔑.

摘花瓣干什麼?

當然是要滅了那處魂聚之地,而這一處,可不能讓她親自己去......

"去本殿做一件事."江落姻握著無罔海的花瓣走到無名一號面前.

聽到叫喚的無名一號驀然回神.

江落姻剛剛的動作,一直回放在無名一號的腦海里,強迫無名將心里的那股疑惑給壓下去,然後滿臉懵逼的回道:"殿下,去做什麼事?"

江落姻眼底覆上了一絲詭異的暗光.

"把這個灑進世界盡頭的魂聚之地."江落姻將手中摘下的其中一片花瓣交于無名手中,然後用不容否置的語氣命令道.

將花瓣灑進魂聚之地?

無名一號心里更加疑惑了,江落姻現在表現的一切,都跟無名印象中的九音一模一樣.

可不是為什麼,無名的直覺就像是出錯了一樣,忍下住地想要懷疑江落姻.

"殿下,你......"無名一號下意識地想要開口,開口問江落姻手中的白棋在哪里.

但是話到了嘴里,無名一號又連忙改了口.那是他的殿下,不管殿下對他下什麼樣的命令,他都只能服從,怎麼有資格去詢問殿下的白棋在哪里?

"殿下,就是上次冥帝大人帶我們去的那個地方嗎?"

江落姻面無表情地點頭,語氣冰冷:"嗯,去吧."

話落.

無名一號低頭看了看手中的血色花瓣,又抬頭看了江落姻一眼,隨後嚴肅地顎頭:"那殿下,我走了."

說完這句話後,無名一號便握著那片花瓣朝著君臣的魂聚之地而去.

直到無名一號的身影徹底地消失在視線內.

江落姻才狠狠地舒了一口氣,察覺到玄衣人專注的目光.

這個玄衣人才是最麻煩的,只有解決了這個人,她接下來的計劃才可以成功.

江落姻眼底泛過陰冷的光芒,嘴角勾起幾絲算計的笑意,接著朝其他玄衣人命令道:"你留在這里,血洗東華帝國."

"你們便前往上等世界,整個世界的人全數屠殺."

話落.

玄衣人都紛紛愣了一下,面面相覷了一瞬,都從對方的眼里找到了震驚與疑惑,然後再重重地點頭.

不管江落姻說的是什麼,玄衣人都沒有任何資格去否定,他們只能去服從!

"殿下,那我們走了."

"你一定要等我們回來啊,殿下."玄衣人用看待白米飯的目光看了江落姻一眼,然後迅速地出了無罔海.

照著江落姻的命令執行而去.

血洗整個東華帝國,毀了上等世界,滅了上等世界的所有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