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8章 江落姻假扮殿下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殿下你等等我啊."

無名一號環固了會四周,這個地方正是南陽皇宮的假山之後,不會有什麼守衛巡查.再等無名一號抬頭,卻見江落姻己經進入了無罔海的之內.

"殿下進來了!"

"啊啊,無名一號那個辣雞,居然一個人出去,把我們攔在這個入口."

"啊!殿下,殿下剛剛看我了,殿下!"就在江落姻進入無罔海之際.

玄衣人雙目泛著灼熱敬仰的光芒,滿臉的'你是光,你是電,你就是我泡面’的崇拜模樣.

爭先恐後地圍在江落姻的身側,保持著與江落姻三步這遙的距離.

江落姻面不改色的點了點頭,壓下心里的震驚.

再抬頭看向無罔海!

就在無罔海的場景撩入江落姻的眼底之時,她那瞳孔有短瞬間的收縮:血色花瓣,一模一樣,是血美人那顆白棋所幻化的花瓣,怎麼會,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?

要說江落姻最害怕的東西是什麼?

那便是圍繞在九音身側的數萬片紅如滴血的花瓣,眨眼之間,便令人死無全尸.

"系統,那氣息就是這些花瓣散發出來的?"江落姻壓下心底的恐懼,在腦海里用意念詢問系統.

"是!"

回答江落姻的,是一個極其簡單的字意.

也就是說,這些血紅色的花瓣,可以毀了那個魂聚之地?

肯定的答案浮現在江落姻的腦海里,令她整個身形都欣喜得顫動起來.

江落姻調整好臉上的神色,朝著無罔海的花海走去,然後伸出手准備摘下那鮮血妖豔的花瓣.

就在江落姻的身後.

無名一號那打量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江落姻.

腦海里,不由閃過黎冥開口吩咐的一句話:'這里面所有的花瓣,除了殿下之外,你我都沒有辦法摘下.’

對,如果她是假的,就沒有辦法摘下花瓣.

就在無名思索之時,江落姻的手指即將觸碰到花瓣.

無名一號的眼珠子都不帶動一下的,哪怕剛剛江落姻己經表現出來實力,無名一號還是想相信直覺.

其它玄衣人沒有接觸過九音,他們分辨不出來,但無名一號跟在九音身邊的時間最長,哪怕面前的這個長的再像,無名一號都感覺少了點什麼.

快了......

江落姻的手己經落在了花瓣的上面.

就在無名一號那全神貫注的目光下,他親眼目睹!親眼目睹江落姻直接扯下了那片花瓣.

"她真的是殿下?"無名一號瞳孔微微收縮,低聲輕喃道.

只有殿下,才能取下無罔海的花瓣.

然而--

在無名注視江落姻的同時,江落姻身上蘊含的氣運,那常人看不見的世界氣運,就在江落姻觸碰到花瓣之際,氣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一點地消散.

江落姻每扯下一片,她身上的氣運便消散幾分.

無罔海之所以會出現在南陽皇宮,正是因為只有氣運之子所在的地方,無罔海才能存活.

黎冥對一號說的那些話,說的是對的,可還有一半沒有說完,那便是這個世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