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2章 還有一分鍾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而四周......

所有人看著女作家的目光都帶著憐憫與同情,最過可惜的那道目光,非向隊長莫屬.

難怪叫作家,這麼作,可不就容易死全家嗎?

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開口:九音說什麼都不算話?

莫不是智障吧?

在眾人那緊崩的神情下,被女作家質問的九音緩緩抬頭.

那張精美的容顏以慢鏡頭的方式展現在眾人眼前,九音輕偏側臉,唇角的弧度顯得她此刻的氣息,很冷,那一種看一眼便刻入靈魂的冷:

"本殿要殺你,還需要法院怎麼判?"

好狂妄好囂張的話,可詭異的是,眾人還覺得理所應當.

從九音口中聽到死這個字,這個字在女作家的心里已經完全覆蓋了九音的自稱.

那種害怕的情緒從女作家的臉上展現出來,女作家下意識地想要張口說些什麼.

而這時,那道清冷漠然的聲音又從正前方傳來.

"死刑."九音半轉身,目停留在向隊長身上,那淡淡的語氣夾著不容否置的命令.

向隊長身形猛地僵直下來,眼珠子幾乎要突出眼眶幾分.

死刑?

就這麼草率的決定了?一句話就直接叛了個死刑?

向隊長震驚臉:你長的美,有身份,還實力強,說什麼都是對的.

"小姐說的對!執行死刑!"

"將她帶下去,明日......不,即刻進行死刑!"向隊長差點沒能控制住雙腿的發軟,他緊崩著身形佯裝一點都不害怕,然後提著膽子朝著制服男子怒斥.

"還有她抄襲的事情,即刻公布出去!"

向隊長這毫無根據的話,不!是根據九音的決定而說的話,令女作家驀然瞪大了眼睛.

堂堂一個隊長,竟然這麼害怕那個女子?

這超出預料的結局令女作家壓根反應不過來,她驚愣在原地,准備朝著九音看過去,可這一瞥,即刻瞥到了朝著她走近的制服男子.

在女作家的瞳孔里,倒印出制服男子與她的距離越來越近.

她怕了......在死亡來臨之際,她真的怕了!

"你不能殺我,難道有權利就可以隨便殺人嗎?"

"安甯!你不是說希望這個世界公平嗎?你不能讓她殺我."女作家惶恐地開口,那一派的偽裝被血淋淋地撕裂開來.

不管什麼人,只要在死亡面前,都會變得脆弱無比.

女作家那驚恐與衰求的目光看向九音,她以為,以為至少可以換來九音的幾絲動容,卻萬萬沒有想到,換來的......

不,是什麼都沒有換來,九音從始至終都懶得看她一眼.

"你還想跟我說公平嗎?"趁著制作男子還沒有近到女作家的身,顧小姐笑得極為譏諷,那冷冰夾著戾氣的目光狠狠地盯著女作家.

一字一句,都是在用生命敘述.

那開口的字意光是聽聞,眾人都能從里面聽到無盡的絕望與痛恨.

"你還想說什麼?說你身份高,不屑抄襲我的作品是嗎?"

"到了現在你還想給自己洗白,你還真是用人渣來形容都不足為過,你說你不畏名利,可你背地里做的,卻是損害他人利益的事情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