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9章 殿下!是她回來了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帶你走?本殿何時說過."對于男孩的身世,九音沒有露出丁點的同情.

更沒有任何的憐憫,就像是個不問世事的神女,淡然的不像話.

而男孩聽到九音的話,神色明顯愣了一下.

不知道為什麼.

男孩總感覺九音不應該這麼回話的,她不是應該說:她也恨武尊國,她也恨這個罵她廢物的地方,以前是她弱,但是以後她一定會站在世界的巔峰.敢欺她的人,一定會屠了對方全族.

然後,她還會問自己想不想成為世界的強者,成為她的生死伴友.

最後,再答應以後給他報仇嗎?

可現在是什麼鬼?

她點了他的名字,卻沒有帶他走的想法.

對于九音的不按套路來,令男孩莫名感覺到了來自世界之神的欺騙,心里升起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,不知道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.

"他們這些人,都那麼踩低攀高."

"在你失意的時候罵你廢物,而那個什麼三皇子,更是因為你沒有靈根就退婚,令你被武尊國的人羞辱,難道你就不恨嗎?"男孩終是沒有壓下心里的想法,脫口問出了這句話.

問了之後,他又有些後悔了,感覺自己沒有沉住氣.

九音眉眼微彎,眼里有些涼涼的笑意.

她說出來的話很輕很淡,是任何人都學不來的語氣,沒有帶任何的輕蔑與諷刺,可就是讓男孩感覺無地自容,恨不得找個地洞給藏起來:"這話,說的太過冠冕堂皇."

"若你是三皇子,你會跟他一樣的做法."

此話一落,男孩便猛地抬起頭.

張嘴就想反駁自己不會,卻發現話到了嘴邊沒有那個底氣說出來.

站的角度不同,看侍事情的角度便不同.

憫心自問,一個身份高貴的皇族,去娶一個沒有任何優點,且只會犯花癡的乞丐,換作誰都不會情願.

"那他們這些人呢?"

"在你失意的時候,就這麼欺辱你?難道你的心里就沒有一點的不滿嗎?"男孩找不到話來反駁,便只能扯開話題,字意間帶著篤定,似乎認為九音就應該跟他是同一類人.

同一類恨武尊國的人!

"真正強大的人,不會去在意輿論."

回答男孩的,是這麼一句輕描淡寫的話.

在東華帝國時,九音從來都沒有在乎過戰王側妃這個身份.

更沒有必要費盡心思,去問戰王討要那區區一張休書!在被休後還鬧得人盡皆盡,召告天下,以此來證明她己經是自由之身了.

對于九音來,身份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,她若不喜歡那個稱呼,只需要說一句話就好,世人誰敢反抗一個字?

"為何要在意別人說什麼?"

"為何要恨,不喜歡,殺了便好了!"這句話,從任何人的嘴里說出來,都會令人笑掉大牙.

可是從她的嘴里說出來,配合著她那無所謂的淡漠神情,就是那麼地不可一世,令人只想要臣服.

如果強大不能隨心所欲,還需要各種隱忍,那就做一個弱者吧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