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 手撕第一層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認錯便不必了,我代小九收了."

有時候舍身為人,並不一定會得到對方的感恩,也有可能是被利用地徹底,被對方暗地里捅一刀.

錯了就是錯了,找再多的理由和借口依然抵消不了這個事實.

"命魂......"

暮白掀了掀眼簾朝著半空掃了眼.

"南越塵,這件事情你做的非常非常的好,好的似乎有點過頭了!"

暮白的聲音很緩很平,字意在誇著南越塵做的好,可語氣卻夾著一股殺戮與血腥,光聽都讓人覺得心寒膽顫.

早在很久之前,暮白便一直在找這個預言的原因.

卻沒有想到是丟失了命魂.

依黑影上頭和南越塵的實力,絕對傷不了九音分毫,可是命魂卻被奪了......唯一的可能,便是九音當時沒有反抗,或者說沒有反抗的打算.

這世間能掀起九音情緒的人不多,能讓她願意受傷的人就更不存在.

命魂被抽離的因果,就連暮白也不清楚!

"時間過的久了,你們就變得肆無忌憚了!"

"君臣,你也是時候回來了.就是不知道那時,那些妄想傷害小九的人,能不能承受住你們三人的怒火!"這道聲音剛說出來的時候似鄙夷似不屑.

可話落的時候,卻找不到絲毫的情緒,帶著俯視萬生的氣勢.

命魂......

是時候去找回了.

暮白眯起眼睛,嘴角有些痞氣肆意的弧度,光線全數灑在他身上,映出地面上修長帶有些匪氣的影子,那骨節分明的手指掐了個法決.

暮白現在用的,便是一種秘法,可以對著遠于千里之外的九音傳活.

幾乎在眨眼之間.

暮白便己收斂了那一身穆肅的氣息,聲音很暖,帶著對任何人都不會存在的溫度:"小九."

另一邊的九音.

聽到突然其來的叫喚,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驚訝.

此時的她,正站于一座古塔的門口,偏歪著頭,那如琉璃般透澈的眼睛停留在大門處,眉眼微彎,單手負于身側,不管是近看還是遠看,她都美得令萬物為之失色.

眼前的這座古塔,九音之前見過.

在世子華帶百萬兵馬要殺她的時候,入口處屹立的那座古塔,就是眼前這座.

"暮白,我到了."

她開口的聲音往往很淡,死寂平緩如水,帶著那種與生俱來的涼薄.

"小九,我有些事要去往另一個世界.可能需要一段時間,在十五之夜趕不回來."一道親切寵溺的聲音從腦海里內傳來.

那是暮白對九音專屬的語氣.

聽聞.

"好,早點回來."九音神色淡淡地掃了古塔一眼,邊開口,邊抬頭腳朝著古塔緩步而去,她的步子永遠都是那麼地輕,從容有徐,伴隨著她裙邊那片血紅色的花瓣氣舞,清冷貴氣.

暮白要去往另一個世界做什麼,為何要去.

暮白不說,九音便不會問.

這可以說成是不在意,也可以說成是絕對的信任.

"我沒有在,好好照顧自己,君臣魂聚的地方他們埋了陷阱,我知道小九一定可以輕易地解決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