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3章 傷她的仇,該報了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們說,東華的那個血美人會不會把起死回生的丹藥給我們?"

"本官估計懸!"

"懸又怎麼樣,她之前可是放言過的,只要我們需要,就可以去問她討要.難道她還能反悔不成?"

"她再怎麼樣不都是要依附王爺嗎?女子生來都是傳宗接代的,若不是,那要她們有何用.等以後她身處後宮......"

"本官可是打聽過了,她的背後沒有一點的勢力,就是東華區區一個縣官女兒,到時候,她若敢不給,以後我們可有的是機會討回來,而且,還是翻無數倍地討回來."

眾大臣那貪婪的字意,一字不漏地傳到暮白的耳里.

掀起的,並不是暮白心中的怒火.

而是嘴角漸深的肆意弧度,他直起身形,那一副慵懶無謂的姿態在傾刻間被收斂起來.看起來暮白明明在笑,可房間內的時間就像是靜止了一樣,氣流壓抑地令人吸呼不過來.

隨後.

暮白的身形突然消失在房間,再過一刹那,便出現在南陽皇宮的正上方.

光線灑下,映出他那張如神靈描繪般的臉.

那雙眼睛就像是世間黑暗的聚集地,黑地讓人惶恐與畏懼,他的周身再也找不到懶散的氣息,有的,是令萬界為之臣服的壓迫.

在暮白屹立于半空中的同時,一股莫大的威壓籠罩了整個南陽皇宮.

還在議論的眾大臣下意識地止住了聲.

紛紛環固了會皇宮四周,應是察覺到了什麼,都朝著半空中去投過去.再過一刹那,眼底布滿了驚豔,再是不解與愕然,最後轉換成恐懼與害怕.

因為那個會飛的男子,他看著大臣的目光,帶著毫不掩釋的殺意.

"這,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?"

眾大臣看著暮白的身形,眼底布滿了驚愕與難以置信,那種神情,就好像是看到了畢生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.

"他......他居然是飛著的,他居然飛著!"

"他到底想要干什麼?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?"

眾大臣都死死地瞪大了眼睛看著暮白,感覺這輩子都沒有經曆過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,直覺令他們感覺這個男子很危險.

但是又礙于南越塵還沒有回來,舍不得丟棄丹藥離去.

就在眾大臣那瞳孔欲碎的目光下.

暮白開口了,他的聲音沒有任何的鄙夷看低,可就是讓人感覺高高在上,那種皇室俯視乞丐的感覺.

"剛剛,我好像沒有聽錯."

"小九會依附一個男人?這句話,聽著都讓我感覺很高興!"暮白臉上有些肆意的笑容,眼底泛著幾絲殘忍的光芒.

這句話很輕,卻可以准確無誤地傳到眾大臣的耳內.

還未等眾臣反應過來'小九’是誰,迎來他們的,便是自己死無全尸的下場.

只見暮白驀地抽出插于褲袋的手.

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掌緩緩轉動,手中彙聚的力量朝著身下的南陽皇宮直劈而下!

頓時,一股磅礴的氣息便充斥在整個皇宮之內,就連地面都發生了嚴重的顫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