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8章 傷她的仇,該報了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身形猛地跌坐在椅子上:她千算萬算,算到了九音,算到了世子華,卻沒有算到暮白在這里!

"怎麼辦?暮白一定會過來的......"江落姻內心急的團團轉,心髒控制不住地狂跳.

而這時.

屏幕內,忽地傳來了暮白那沉沉的聲音,很好聽,是他獨有的嗓音.

"你們這些人啊,就是這樣."

暮白邊說,邊抬腳朝著百姓靠近,他還是那一副無所謂的痞氣姿態,嘴角上揚的弧度,除了有點肆意還有點嗜血.

"幫了你們第一次,便想著要第二次,第三次."

"幫的次數多了,便會把這一切當做理所應當.本不是小九應該做的事情,幫了你們了,不但不感謝,反而勾起了你們心底的怨恨.從來都不會去想,她沒有任何必要幫你們."

"是不是久了,就成為了習慣."

暮白每說一句話,百姓便感覺自己的心髒抖了幾下,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令他們忍不住想要逃離這個可怕地方.

不!

准確的來說,是遠離這個深不可測的男子.

"父母的好,就算再好,世人都只有心安理得的接受,從來不會說一個感謝的字."

"因為在你們這些人的心里,覺得這是應該的,生了你,便應該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你."

"可你們卻從來都不會去想,他們可以把最好的留給他們自己.而你們,只需要活著就好,好像......死了也沒有多大關系."

說這句話的時候,暮白的嘴角是帶著笑的.

那種笑似譏諷,又似鄙夷.

可再仔細一看卻發現什麼都沒有,他站在百姓的幾步之遙,那雙眼睛就像是世間最黑的聚集處,一望無際深不見底,黑暗地令人不敢去直視.

"陌生人的好,第一次,你們會感謝的恨不得掏心掏肺."

"所以,那個假扮小九的人,應該是幫了你們很多次吧,幫的,讓你們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了是嗎?"

"沒有關系,下一次記得就好了."

暮白邊開口,那置于口袋的手指緩緩抽出,指尖放置于眼前看了看,在光線下,那雙修長的手令整個世間都成為了襯托.

他嘴角的笑意要多邪氣有多邪氣,明明他的臉上找不到任何冷意,可周圍的空氣卻在急速下降.

這些話,就像是根刺直直地紮進百姓的腦海里.

好幾個人都惱羞成怒地開口,字意犀利:"你是什麼人!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們!"

"就是,趕快將銀子交出來就是了,說這些有什麼用,難道你是不想給不成?"

聽到不想給這句話.

原本內心還有些懼意的百姓都沸騰了,那雙眼睛寫滿了仇恨,看著暮白的目光就像是個殺父仇人:"我們是怎麼樣的關你什麼事,反正你今天要是不把銀子交出來,就別怪我們賴在這里不走了......"

然而!

百姓的話還沒有說話,便卡進了嘴里,眼珠子猛地突然眼眶幾分.

那里,只見暮白身形慵懶,不緊不慢地朝著百姓伸出手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