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7章 暮白動怒的後果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道聲音驀然從房門處傳來.打斷了南越塵接下來的話.

"是你走,還是我送你走?"暮白緩緩轉身朝著南越塵看過去,那如溫水般可以曖化整個冬天的眼睛,頃刻間便被黑暗給代替,深沉且不見底.

暮白嘴角那邪氣的弧度預示著他在笑.

可在南越塵的眼里,卻覺得這抹笑容諷刺極了,那麼地礙眼,礙眼到恨不得讓這個人徹徹底底地從世界上消失.

"本王走與不走,何時也輪到你來決論了!"南越塵譏諷笑道,感覺嘴里像是吃了苦藥一樣,有些緩不過氣來.

聽到南越塵那挑釁的話,還未等暮白有動作.

身旁便響起了一道南越塵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,如冬日里的冷風,寒的刺骨,帶著睥睨眾生的氣勢:"即然如此,那便送攝政王走罷了."

這個送......九音怎麼可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.

從暮白嘴里說出來,南越塵只有羞怒.

可從九音的嘴里吐露出來,卻令南越塵感覺整個心髒都被刀刮似的難受,額角青筋迸露,九音越是表現的不在意,南越塵心底的那股占有欲便越來越強烈.

"你這麼不想看到本王?"

"呵!好!本王定然會走,但是本王預定的人,從來都沒有放棄一說!"

隨著話落.

南越塵提起勇氣朝著九音看了過去,在撞上九音那冷漠疏離的眼睛之際,腦海仿佛被什麼東西給重重撞了一下,令南越塵的意識有短瞬間的渙散.

這種感覺,用凌遲處死來形容出不過如此.

原來世子華說的是真的.

她心里真的有一個她在意的人,而且那個人的實力還是那麼的深不可測,有他在,別說是讓她動心,就連接觸她都沒有什麼機會了.

南越塵笑了笑,那置于桌面的手緩緩收起.

他穩著身形,壓抑著骨骼錯位的痛意,僅僅是收手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,便令南越塵的額間都布滿了虛汗.

就在南越塵准備運起功離去的那一刹.

"該用膳了."

九音開口了,如輕風扶過,帶有些涼薄之意,那是她獨有的語氣.

她微微抬著頭,穿透大門的光線灑在她的臉上,從南越塵的角度看這去,可以看到她額間那顆鮮紅奪目的朱砂痣,美得可以令世間萬物都黯然失色.

刺眼,真的好刺眼.

刺得南越塵片刻都不敢在房間內多呆,迅速地閃身離去,那倉皇狼狽的背影,跟他來之前有著天嚷之別.

察覺到南越塵己經離去,暮白突然神色很嚴肅的開口:"小九,記住他最後一句話."

"他喜歡你,不過是因為你的特殊和與眾不同."

"那所謂的半壁江山是有目的的,不過是為了換取更多的利益."

"若是有一天,小九丟失了自身的法力,那麼他便不會像今天這麼客氣,而是會不擇手段地將你囚禁在他身邊."

"等到他厭倦的那一刻,便是你被推入地獄的那一刻."

這一字一句,九音從暮白的口中聽了很多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