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4章 暮白動怒的後果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所以她給予他無限的信任,這是生死摯友之間最基本的信任,無需任何理由.

你說的,便是對的!如果不對,對我來說也是對的!

"小九是不是看他有點太礙眼?"

很溫很親切的語氣從他的嘴里流露而出.

他唇角的弧度漸漸染上了真正的笑意,前一秒的氣勢還讓人感覺壓迫,可下一秒,他身上的威壓便被收斂的一干二淨,那眼底的平寂在頃刻間被暖意代替.

身形自帶點滿不在乎的痞氣.

他的後背永遠都是那麼地筆直,他笑的會有點壞,會單手插著口袋,君王般的氣勢卻不會消散半分.

九音沒有回話,只是掀了掀眼簾,略過面色慘白的南越塵.

只見南越塵身上己經結痂的傷口被撕裂開來,他那鬼斧刀工的俊顏上沒有露出絲毫痛意,就好像感覺不到痛一樣,正是暮白那幾句話,將南越塵震地身形僵直.

察覺到九音投過去的目光.

暮白也朝著南越塵的方向掃了一眼,就那麼一眼,整個房間內都寂靜凝固了片刻,直到他收回了目光,空氣才漸漸流動:"嗯,是有那麼一點."

"交給我便好,他還不配在小九身邊亂叫."

暮白消失期間,便一直在找解決預言的辦法.

卻發現……

那個解決的方法只有在南越塵的身上才能找到,所以暮白暫時不會對南越塵動手,有關于九音的事情,他從來都是謹慎到不敢出一絲批漏.

可就在這時!

一直處于沉默的南越塵,突然朝著九音開口了.

"本王有一件事情.......想要問你."

"本王並不想求得你的原諒,只想從你口中聽到一個答案."南越塵嘴角那苦澀的弧度深了一點,他強撐著心髒處的痛意站起身.

天知道,他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敢說出這句話.

可就是這個動作導致南越塵胸口處己經愈合的傷痂撕裂,加上剛剛承受的那一掌,傷勢加重,令衣袍頃刻間便被鮮血染紅.

他那垂下的指尖在滴著血液.

"滴答!"

"滴答!"

一滴一滴敲打在地面,發出清脆的撞擊聲,南越塵像是察覺不到一樣,如刀削般的俊顏上帶著幾絲諷笑,讓他看起來有些狼狽.

見此.

九音的內心毫無波瀾,把冷血無情四個詮釋的漓淋盡致.

那雙如琉璃般透澈的眸子掃了眼南越塵,再緩緩看向暮白,語氣很淡,若細聽,卻發現里面夾著僅有的一絲溫度:"你不是說讓我把他留給你嗎?"

"還留不留?不留我就殺了!"

轟地一聲!

九音的這句話無疑是一道驚雷,劈地南越塵不知東南西北,感覺腦子像是被針紮了一樣,而心髒處又突然傳來了撕心裂肺的痛意,痛地南越塵指尖發顫.

好像有什麼重要東西,從指尖緩緩流走.

南越塵眼底布滿了傷痛與錯愕,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九音會說這句話.

南越塵多想沖到九音面前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冷血,為什麼就是看到他的存在.

可腦海里,又突然撲捉到九音剛剛對暮白的自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