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氣運之子重選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那神情看起來,就像是隱忍著什麼委屈.

南陽郡主臉上的異樣和神色,被南越塵盡收眼底,他低頭看了看灑了一地的湯藥,再回想起進房間之時,九音突然收回的手指,很快便往南陽郡主希望的地方想去.

南越塵那修長的身形擋在了郡主身前.

朝著九音似笑非笑地呵了一聲,字意薄涼,若是別人聽到這句話怕早己心痛到抽搐:"你還真是不枉費你的名字!"

"你就是這麼對你救命恩人的?她若真想害你,又怎會把你救回來?"

九音無敵臉:本殿何時需要她救過?

聽到這莫名其妙的話,九音優雅地站直了身形,舉手投足間渾然天成的貴氣.

那雙黑如點墨的眼睛朝著南越塵的身後瞥了一眼,這麼簡單平凡的一個動作,卻令南越塵看呆了幾瞬.

"你說,這藥沒毒?"

清冷淡漠的聲音響起,九音抬著步子從容地朝著南陽郡主走去.

眉宇間頃瀉出一股君王降臨的壓迫感,令整個房間內的氣流都凝固不動:"你說,你臉上的指印是本殿打的?"

這壓迫感令南陽郡主身形僵了僵,惶恐的感覺卷襲全身.

一抬頭,便接觸到南越塵投過來的目光.

南陽郡主低垂著頭咬著唇瓣,肩臂一顫一顫地,顯得很是脆弱與無助:"不,塵哥哥,不是她打的,是我,剛剛這藥是我自己打翻的,臉上的傷痕是我不小心嗑到的."

嗯,這個解釋很沒毛病.

聽到南陽郡主把所有的罪責都往自己身上攬,再想起九音那狠厲的手段.

南越塵心里的八分信直接提為了十分,字間帶著質問:"本王倒是想知道她哪里得罪你了?用得著下狠手?"

"你以為本王剛剛進房門的時候沒有看到你的動作嗎?你還有何要解釋的?"

說完這句犀利的話之後.

南越塵的目光便直直地盯著九音,他以為可以從她的臉上找到傷痛,哪怕一絲也好,然而沒有!

映入眼底的那個女子,她身形有些懶散地站在他的對面.

她伸出白皙的指尖輕點了下南陽郡主的身子,開口的聲音明明很淡,可從她的嘴里說出來,再配合著她那淡然無謂的神情,讓人覺得不可一世到了骨子里.

"解釋?"

"本殿為何要解釋,你信與不信,與本殿何干?"

南陽郡主自導自演來嫁禍九音,南越塵究竟是選擇相信誰,九音真的一點都不在意.

感情就是那麼的脆弱.

總會冒出無數的第三者來借此裝柔弱,不管南越塵是想試探在九音心中的地位也好,還是真的信了也好.

終究,他都放縱了南陽郡主對九音的作法.

若是真的對一個人好,就不會利用第三者去傷害她,以此達到自己的目的.

"塵哥哥,你不要怪她."

"她真的沒有對我動手,是我,是我自己不小心嗑的."見南越塵一臉冷意地盯著九音,南陽郡主邊慌亂地開口,邊朝著九音得逞地揚了揚嘴角,那個表情,太過于挑釁與憎恨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