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 傷害5本文沒男主,書名套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南越塵兩指凝固的氣勁輕輕割下九音飄散的碎發,袖袍微微揮動,然後默不作聲地將割下的那縷碎發給收了起來......

與此同時--

"咔嚓!"

"噗呲!"兩道聲音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.

第一聲響,是南越塵在白棋即將刺入咽喉之時,猛地抽過隨身攜帶的匕首擋在白棋面前,兩物相撞,匕首猛地斷裂開來,在頃刻之間便碎成了粉沫.

南越塵還沒有來得及震驚,懸空的白棋便猛地朝著他的咽喉處襲來.

身形迅速地一側,白棋劃破氣流刮傷了南越塵的脖子,然後回歸到了九音那細致的兩指尖.

"嘶!"

南越塵沒能壓抑住脖頸處撕扯的痛意,不由倒吸了口冷氣.然後與九音拉開距離,還好白棋刮破的傷口不深,並不致命,可明明是那麼淺的一個傷口,卻在狂湧著鮮紅的血液.

看著被刮傷的南越塵,九音微垂眸略過他斂動的袖袍,眼底很深,在眨眼的時候泛過一抹凝聚的亮光.

"血美人!"

"呵呵,果然是應了你這個名字."

跟她的名字一樣冷血無情,她真的狠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下殺手......

講真.

九音沒有什麼不敢的,若不是暮白說了等他回來再行動,怕南越塵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,那麼現在擺在九音面前的己經是一具尸體.

南越塵都選擇了和世子華站在同一條線上,現在居然還來怪九音冷血無情,勇氣可嘉.

"你說完了嗎?"九音內心毫無波瀾地看著南越塵.

他為她做了那麼多,她居然在問說完了嗎?

南越塵目光帶著自諷地看著九音,單手若無其事地負在身後,另一手抹了抹脖子上的血痕,俊顏之上找不到一絲的異樣:"本王都為你做了那麼多,你還真是一點都不感動!"

"你明知道本王不會對你怎麼樣,可你呢?一次,兩次!你都毫不猶豫地對本王下殺手?"

九音冷漠臉:不知為何,本殿還想再殺你一次.

依南越塵的意思是他做了什麼,九音就必須要感動得以身相許,如果不接受就是她冷血無情?

所以對于南越塵剛剛的行為,九音就必須要退讓?

難道退讓之後就能得到南越塵的尊重了?恐怕是他的得寸進尺和無賴吧.

即然是不喜歡的事情便不要忍,如果你不反抗,他便會認為你沒有那個本事,儒弱.

認為你己經默認他的行為,從而越來越不將你的尊嚴放在眼里,更不會將你放在平等的一條道路上.

欺軟怕硬,人之本性.

良久,也沒有等到九音的回話.

"呵,變幻了那麼多,沒變的果然還是你的心,難道你就這麼希望本王死嗎?"

低沉沙啞還帶著點質問的聲音傳來,九音回的話一點都不客氣,特耿直認真:"希望,所以你願意死嗎?"

南越塵:"......."

南越塵的死活對于九音來說沒有任何關系,他做了什麼,與她更沒有任何關系.

要怪,就只怪九音不是愛情至上的鳳傾云.

--ps

我有一句mmp憋了很久,今天一定要說

帝仙沒有男主!沒有男主!

書名根據紅文起的,簽約的書不能改書名!

要不是因為有男主才好簽約,南越塵出場活不過兩集!

別再問男主和書名了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.

再溫柔不喜歡我的人還是不喜歡我,接受不了的就走吧,平台書很多.

我這爆脾氣,不想優雅→.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