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那縷頭發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是不是覺得很眼熟?哈哈哈哈!眼熟就對了!"

說完這句話之後,世子華嘴角勾起陰沉的笑意,余光便瞥了南越塵一眼.

看著南越塵一臉冷意的模樣,世子華不屑地嘖了一聲.

九音神色漠然地屹立于陣內,就連周圍那陰沉的氣息退避離她數米.

她微抬起漆黑的眼睛,嘴角上揚,會帶有些冷酷又帥氣到令人癡迷的弧度:"看到了,所以呢?"

"哈哈哈哈~~"

"上一次是本少大意了,以為用他便可以威脅到你."

世子華口中的他,正是暮白.

在現代隱世之林時,世子華便以為用暮白做威脅可以打敗九音,卻沒有想到......把自己的命賠了進去.

"即然本少都己經知道了你冷血無情......"

說到這里,世子華停頓了一下.

那雙看著九音的眼睛帶著仇恨,語氣陰沉:"本少這次,當然不會再用那群玄衣人來威脅你了,必竟他們是死是活,跟本就威脅不到你,不是嗎?"

就是這麼一個女子,真的沒有任何的弱點.

她那麼冷血殘忍,就連屠殺他未婚妻家族的時候,連眼睛都不眨一下.

說什麼他未婚妻是因為妄想得到暮白的愛,所以想要害死九音.世子華不是不相信,而是潛意識里不敢去相信.

"這縷頭發......"

世子華邊伸出手掏出一張符咒,邊將那縷頭發綁在符咒上.

目光很專注地看著九音:"你知道從何而來嗎?就是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你的攝政王,從你身上奪來的."

是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九音的南越塵,潛伏進九音的房間內,然後從九音的身上給割下來了.

世子華突然其來的一句話,令南越塵的心髒都提到了嗓子眼.

他下意識收緊了指尖,那深遂的眼睛朝著九音投過去:

"本王......"

南越塵原本想要解釋什麼,可就是九音的神情撞進他的眼底之際,所有的話都卡進了嘴里.

南越塵以為可以從九音的臉上找到憤怒.

可惜沒有!

她的臉上沒有對他露出一絲一毫的恨意,那麼地冷漠平靜.南越塵甯可九音恨他,那樣還能證明九音的心里有他的存在.

可是現在,她連恨都沒有,什麼都沒有,干乾淨淨.

"所以你是想用這道符咒來對付本殿?"九音平靜地開口道.

看著九音臉上那淡漠的樣子,世子華沒有回話,而是冷冷一笑,笑地猶如地獄里的索命閻王.

然後他的指尖猛地凝聚成一團火光,一點一點地朝著符咒點去.

就在這時.

九音突然就開口了.

她的聲音素來很淡,會不急不絮,是世間任何人都無法模仿的語氣:"世子華,西涼太子這具身體用的可還習慣?本殿的那些東西用的可還習慣."

轟地一聲!

原本准備點符咒的世子華,聽到九音的這句話臉色都變了.

那雙眼睛寫滿了難以置信和震驚,內心就像是濤濤的江水在翻滾,那股脫離掌控的感覺越來越嚴重.

還好世子華身後的兵馬離得遠,聽不到九音和世子華他們的對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