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世子華領兵百萬誅殺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放在世間任何人都會感動的條件,你為何如此無動于衷?"

"那是因為你現在己經被那個人給蒙了心志,本王這是在為了你好,為了讓你擺脫那個詛咒,本王甯願你恨本王,就算你現在不理解本王,以後你定然會理解的."

南越塵便壓下了那股患得患失的感覺開口道.

理解?

捅了你一刀之後,再跟你說一句對不起,這叫理解?

說到底不就是想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嗎?

如果九音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,在東華帝國見到南越塵的第一面起,就對南越塵露出愛慕之意,他還會大方地許下那半壁江山?

還會許下那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?

不會.

南越塵會很無情地將九音看做後宮的女子,將她當做觸之可及的存在.

對于什麼詛咒九音根本就懶得解釋,就算解釋了南越塵出不會相信,他的潛意識里己經將詛咒看成九音不會對他動心的關鍵.

並不是他自己的魅力不夠,這一切都要怪詛咒.

看著這一幕,世子華臉上莫名地泛過幾絲快感.

見南越塵一輩子都得不到原諒,他就放心了.

"血美人,隱世之林你敢奪我肉身,毀她全族,本少今天便以牙還牙,還記得這個陣法嗎?很合適你."世子華手掌轉動,手中出現一個小巧的笛子,笛子全身漆黑.

在黑笛出現的那一刹那,那死寂一片的陣法突然就活躍起來.

原本凝固不動的陰冷氣息驀然流動,一點一點地朝著九音逼近.

耳邊還傳來無數的鬼魅叫聲,令人毛骨悚然.

見九音跟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.

世子華朝著九音走近幾步,將黑色的笛子緩緩呈現在九音的眼前,用只有九音能聽到的聲音開口:'血美人,當年暮白為了你屠殺了她的全族.’

'如今,你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嗎?’

'你告訴本少,她當年到底哪里做錯了?為什麼要趕盡殺絕,為什麼要殺了本少的未婚妻,為什麼?你回答本少?’

當年.

世子華很恨啊,恨暮白屠了他未婚妻的全族.

恨自己當年沒有那個能力保護好他心心念念的人,若不是在隱世之林他隱藏的夠深,恐怕暮白早己察覺到他對九音有威脅,從而趕盡殺絕了.

'你想知道?’九音看著世子華眼底的陰沉與痛恨,笑得格外無害.

在世子華那目不轉睛的注視下.

九音那雙眼睛越來越明亮奪目,面對腳下那致命的陣法,她的臉上依然找不到任何的害怕.

那麼地從容不迫,仿佛從來都沒有將這麼一個陣法放在眼里過.

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氣,令世子華的眼底竟然有些恍惚.

很快.

世子華便晃過神來,他壓下心里的驚豔繼續盯著九音:'到底是因為什麼?’

過了一會,九音才淡淡地開口,就像是在敘述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:

'當年你的未婚妻喜歡暮白,所以她不惜傷害本殿,以為本殿消失了,暮白便能看到她的存在.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