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終究選擇了傷害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九音松開了低住南越塵手掌的指尖,驀然坐直了身形.

她的動作太過瀟灑帥氣,令南越塵臉上的表情有細微的變化,微微驚愣了幾秒.

"哦?這麼晚了找本殿嗎?"九音抬起漆黑寂靜的眸子,偏側著小腦袋看著南越塵,秀發散落于肩顯得有些凌亂,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,也不知是信了還是沒有信.

"可是……本殿並不想看到你."

九音很平靜地開口,說這句話的時候,她的目光還是直直地看著南越塵的臉,眼底很冷很深,深不可測的深.

她說,她一點都不想看到他!

你能懂那種心髒刺痛的感覺嗎!

真的很痛,猶如萬蟻鑽心的痛,令南越塵嘴角的笑意有些漸大,眼中莫名地冒出一絲狠心.

不由垂眸,黑夜的暗光遮住了他眼里泛過對九音的占有欲.

"沒關系,本王想看到你便行了."

"你現在不想看到本王,不代表以後也會不想.現在你跟本王走,本王帶你去一個地方."南越塵突然就抓住了九音的芊手,根本就不問九音的意願,抬腳就准備朝著房間門口處而去.

還未等南越塵走一步.

掌心處突然傳來火辣辣的痛意,而被南越塵抓住的那雙玉手,一個反轉就收了回去,那麼地干脆,沒有任何地猶豫.

"去個地方?你以什麼身份來命令本殿?"冷漠疏離的聲音響起.

九音邊開口,邊掏出一條不知從何而來的絲巾,試擦著被南越塵觸碰過的指尖,一點一點,格外專注.

她的表情沒有任何的厭惡與生氣,可她手中的動作竟是那麼地紮人心髒.

那種感覺,就像被碰到了什麼極為反感與厭惡的東西一樣.

"身份?你想讓本王以什麼身份?以未來夫君的身份夠不夠?"南越塵收回了落空的手掌,嘴角帶有幾絲挑笑地開口.

哪怕是聽到這挑釁和帶有侮辱性的話,九音的臉上都是那麼地平靜無瀾,那麼地漫不經心.

只有一點都不在意和無謂,才能面對任何話都那麼從容淡定.

房間內突然死寂.

過了一會,九音才淡淡地開口,字意間透露著涼薄:"攝政王是不是覺得以為自己付出的多了,就將本殿納入你的思想了?就認為本殿一定得要回報你了?"

或許在南越塵的心里,早就己經將九音歸納成自己的所屬物.

南越塵突然感覺心髒有些緊,有些不敢對上九音那雙冷漠的眼睛:"本王知道做的這些你若想要自己便可以得到,但是......那些是本王能對一個女子做到的極限了!"

這是他能對九音做到的極限了.

在權利性命和九音之間,南越塵哪怕再掙紮,最終的結果他依然是會選擇權利.

只因為......九音如今在他的心里真的沒那麼重要.

"難道本王做的這些還不夠嗎?"見九音專注地試擦著指尖,南越塵感覺胸口處有一股悶氣令他越來越難受,聲音低沉地問.

的確.

南越塵做的一切可能會感動世間的任何人,唯獨感動不了九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