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血染三尺,不濺白裙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本殿......好像沒有令南越塵做這些事情."說這句話的人眉角微蹙高,原本看著手指尖的眼睛唰的抬起.

然後嘩啦直起身形.

九音整個側身都靠在牆面上,她那眼底空洞無焦距,好像真的在細細思索一樣.

無痕強壓下心里的驚豔,用可憎的目光看著九音:"呵!可主子這麼做都是因為你!"

"要不是因為你,主子也不會想要去做那些荒唐的事情!"

"更不會想到去找什麼畫像,然後病發!雖然不是你讓主子做的,但要是沒有你,主子怎麼可能為變成這樣?你敢說你沒有錯嗎?"無痕滿腔的為南越塵感到不值.

說出來的話,更是犀利的不得了.

以為用道德綁架就能夠換取九音的良心不安,從而愧疚地治療南越塵?

可惜.

他要失望了.

對面的那個女子真的沒有任何的愧疚,她伸出精美如玉脂的手指嗑在下巴處,嘴角上揚,弧度帶著能滲透人心的冷.

明明是這麼美的一個人.

可嘴里說著的卻是事不關己的話,她的聲音素來條理有絮,帶著涼入骨髓的冷意,擊地無痕血液凝固:

"南越塵做了什麼,是南越塵的事情."

"妄想用對本殿的好來做威脅?挺有意思的!因為付出多了得不到回報,所以......這些錯誤就要讓本殿承擔了?"

"你們算什麼東西!也配在本殿面前教本殿該怎麼做!"

隨著這句話落.

九音驀地掀眸,額間朱砂痣妖異豔紅,她抬高芊芊玉手,朝著無痕所在的方向五指收斂,然後隔空就是一個甩手,動作毫不拖泥帶水.

"啊!"

"噗嗤!"痛不欲生的慘叫聲響起.

天網閣的守衛瞳孔劇烈收縮,心髒都被這一幕給看地窒息了片刻,眼底皆是無法反抗的畏懼.

就在剛剛.

在九音抬手的同時,無痕突然仰高腦袋瞪大眼珠被抬高地面三尺,緊接著,就便狠狠地甩了出去,砰地撞擊到牆面上,嘔了幾口老血暈死了!

看樣子,應是受了極重的內傷,性命垂危啊.

天網閣守衛瑟瑟發抖:"......"

最怕空氣突然安靜,最怕姑娘嘴揚笑意.

"丟了!生死由命."九音目光冷漠地略過暈死的無痕,淡然無謂的語氣,可說出來的字意卻是那麼地殘忍血腥.

南越塵做的那些事情,並不是九音強求的.

他是死是活,發生了什麼,與九音有半毛錢的關系?

難道!

就因為南越塵做的那些事情,是因為她,所以她就必須得感動地痛哭流涕?!不惜以任何代價去報達他的好?

阿西吧!

九音高冷臉:這個責任鍋本殿一點都不想背.

一臉高人作派地扶了扶衣袖,九音便抬腳朝著天網閣內走去,可就在這時,身後響起了無名那打了雞血一樣的聲音.

"殿下!"

"殿下,我回來了,咦,這個丑東西是誰?"看著天網閣守衛將無痕抬了出去,無名一號看了看無痕,又看了看牆面上凹進去的人形印.

哦!

是這個弱雞妒忌殿下的足智多謀,想要害死殿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