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章 血染三尺,不濺白裙3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無痕神色猛地一愣,像是看到了對面的什麼人,接下來的話驀然就噎進了嘴里......

她……就是血美人?

這就是能讓主子動心的人?怎麼會......

頃刻之間,無痕眼底的憤怒與憎恨都消失殆盡.

取而代之的,是來自于靈魂深處的震憾和驚豔,就連心髒都陡然加速了跳動.如信使所講,對面的這個女子真的無法用言語去形容.

能讓人驚憾的,是她的氣勢.

面前的這個人就好像是世間最耀眼的明珠,不管在哪里都是能令萬物黯然失色的存在.

"你怎麼了?"

看著無痕身形愣直地站在原地,臉上的表情都變地凝固,眼珠子還直直地盯著他們的身後,守衛皺著眉頭問道.

就在守衛疑惑之時!

一股能讓空氣急速下降的涼意,突然從天網閣守衛的身後襲來,守衛渾身緊顫,不約而同地朝著身後看過去.

"良心?"

九音側著身形,面紗下隱約能看到那傾倒眾生的容顏,她的小腦袋斜倚在牆面.

這個動作會導致她的秀發伴隨著血紅色的絲帶垂下,左手交叉肘高右手,纖細的指尖戳著下巴,眼睛明亮還含著若有若無的笑意.

很美!

是一種高不可攀的美.

舉手投足間還帶著灑脫和慵懶,守衛都看呆了原地.

"剛剛,你是在說我嗎?"她再次開口了,很利落的字意,像清水滴入湖波那樣入耳.

無痕猛地回過神來,連忙揮去腦海里的震憾.

可心髒處還是控制不住地激動和狂跳,就好像看她一眼是畢生的容幸.

無痕咬了咬舌尖,不由在心里暗罵自己:怎麼可以被這麼一個冷血無情的女子給驚豔到!她可是間接性害得主子病發的人.

"你就是影一口中的血美人?你真的能救主子?"

無痕抬腳朝著九音逼近,眼底的驚豔早己被收斂起來,留下的只有犀利.

"所以呢?"回答無痕的,是九音那滿不在乎的字意.

所以?!

她居然還好意思說所以,主子為她做的這麼多,她還有閑情呆在天網閣!

聽到這三個字,無痕真的控制不住地連連冷笑.

那看著九音的目光如同在看十惡不赦的罪人:"主子為你做的那麼多,為了你不惜頂著大臣的反對,也要聘下半壁江山納你為王妃!"

"現在,還是為了你要強行攻打東華,如今他危在旦夕,太醫說一旦過了今晚子時就必死無疑,你的良心就沒有一點不安嗎!"

"主子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,他真是瞎了眼,要什麼樣的人沒有,非要為你付出那麼多!"最後一句話,無痕完全是憑著滿腔的怒意才敢說出來的.

聽到無痕口中,南越塵活不過今晚的話.

不知道為什麼,九音的內心真的沒有一丁點的漣漪,沒有無痕想象中的驚慌和愧疚,很平靜,那種置身世外的平靜.

"說完了嗎?"

那極為冷血無情的聲音刺入無痕的耳膜,還未等他反差過來,迎面襲來的,是更加冷冰如霜的字意.

"本殿......好像沒有令南越塵做這些事情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