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章 血染三尺,不濺白裙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很平靜,平靜到就如同在看空氣和不相干的人,就連一丁點的恨意都沒有.

所以!

南越塵重生之前傷的絕對不可能是九音的心,因為她都沒有對南越塵動過一絲的感情,從來都沒有過愛,又怎麼可能會被傷到心?

即然不是心傷,那麼便只剩下身體的擊傷!

身傷?或是靈魂受損?

可依南越塵一個人的實力,根本就不可能對她造成什麼的傷害.

難道......

應是想到了什麼,九音垂下的眸子配合嘴角上揚的弧度,唰地抬起,刹那間,房間的空氣都變地稀薄了.

依九音的智謀,已經隱約猜到南越塵重生前,可能對她做了什麼.

而且--

九音敢肯定,那次無法挽回的傷害馬上就要到了!

"叩叩叩!"

"姑娘,姑娘,外有一個人沖進天網閣說要找你!"就在這時,一道敲門聲突然響起,天網閣一名男子站在房門外喊道,聲音帶著顫意.

"何事?"

九音嘩拉打開房間,幽深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男子,那雙眼睛太過壓迫,成功地將男子給嚇地跌退幾步.

就在男子准備開口之際.

忽地--

地下宮殿的大門外便傳來了一陣陣憤憤不平的怒嚷聲,隔的太遠,聲音很雜亂,卻被九音清淅地聽入耳內.

"放我進去!"

"你們天網閣的人不是最講究忠義嗎?!為什麼要包庇東華的那個女人!我早就打聽過了,她就是在你們天網閣!"

看著將自己擋在門外的天網閣守衛,南越塵的護衛無痕滿臉怒容地斥道.

咋天,影一他們去請九音給南越塵治病.

可是那個女子不僅沒有感到愧疚出手相救,反而說,主子的病與她何干?

怎麼可能會與她沒有干系!

若不是因為她,主子怎麼可能會想到要攻打東華帝國,怎麼可能會想到去找那副畫像,從而引起病發.

越想.

無痕就越是憤怒,根本不顧天網閣眾人的阻攔,硬生生地想要闖進去.

"閉嘴啊!"

天網閣的守衛簡直是欲哭無淚啊.

那個徒手能撕上百具傀儡的女子,也敢招惹,守衛看著無痕的目光帶著非一般的憐憫:

"你想死我們可不想死."

"管你是南陽國的什麼人,我勸你不該說的就別說,麻溜地走,否則別怪我們天網閣對你不客氣了."守衛死死地擋在無痕的身前,持著長劍.

無痕簡直要氣笑了!

心里對九音更是不屑與鄙夷,真不明白這麼冷血無情的一個女人,有什麼能值得影一和信使這麼崇拜的.

一想到南越塵不顧任何人的阻攔,發瘋一樣地朝著東華皇宮的方向殺過去,無痕真的怒啊.

哪怕南越塵因為病發沒有吐露只言片語,無痕都知道南越塵是想去找她.

熊熊的怒火令無痕的理智根本不受控制,朝著天網閣的入口處吼道:

"血美人,果然是人如其名,冷血無情,主子不惜為你做了這麼多,可你居然還敢說與你無關,主子死了你的良心過的去......"

突然--

無痕神色猛地一愣,像是看到了對面的什麼人,接下來的話驀然就噎進了嘴里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