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章 血染三尺,不濺白裙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映入眼底的,是一張深紅色的長桌.

桌面上擺放著諸多奇奇怪怪的東西,而那個舉世芳華的女子,微彎下身形.

透過房間的光線灑在她的側顏上,令她整個人都布了一層光暈,看起來很朦朧,美地難以想象,她手上好像在制作什麼危險的東西.

動作行如流水,不複以往的懶散和無謂.

有著無法形容的干脆,利落!

"南陽到哪里了?"含有些涼意的聲音迎面襲來.

無名猛地晃過神來,一抬頭,便看到九音邊制作著手中的東西,邊用那雙泛著幽幽墨光的眸子盯著自己.

哪怕是無名知道九音不會傷害自己.

可對上了那雙死寂漆黑的眼睛,還是忍不住心底發顫.

"殿下,你怎麼知道的?!"

"南陽大軍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就要攻打東華的主城池了,而現在已經出發了,估計再過半天就能到."無名一號用星辰那般敬仰的目光看著九音.

一臉'瞧!放眼望去,天下都不敵我殿下’的嬌傲模樣.

隨著無名的話落,九音伸出手玉蔥般的指尖輕擊了一下桌面,眼里很深,猶如空洞無底的暗夜,誰也沒能力逃出掌控.

"這四顆彈藥埋在主城池外面."

"西南北各埋一顆,還有兩方交戰正中央的位置."隨著淡漠的聲音響起,九音伸出手拋給無名幾顆黑圓的珠子.

無名低頭看著完美掉落在手中的黑色彈藥,滿臉懵逼.

"殿下,這是什麼鬼東西?有點香,為什麼不是吃了而是埋起來?"無名放在鼻尖上聞了聞,莫名覺得很香.

九音:黎冥呢!

快給本殿滾出來,將這個智障拖回去重造!

"對付南陽大軍的."九音用絲巾試擦著指尖,保持貴族作派,面無波瀾地回道.

此話一落.

無名一號眼珠子都瞪了出來,臉上掛滿了'我可能適合喝粥’的模樣,充滿了對彈藥的懷疑,必竟誰也不會相信.

就這麼區區四顆黑乎乎的東西,能抵抗的了整個南陽大軍?!

"殿下,那我,我走了."

無名滿臉複雜地朝著東華主城池直行而去:就算再怎麼不相信,他也不能打擊殿下的自信心,要洋裝成原來如此的模樣,好苦逼.

而無名卻不知道,這區區四顆彈藥,過不了多久就會驚掉他的下巴.

昨天九音甩給閣主的那張清單,正是制造彈藥的清單.

雖然還少了些部件,但是威力還是可以的.

九音纖美的指尖彈了彈衣袖,臉上掛著平靜無害的神情,可就是這麼一個看起沒有殺傷力的女子,抬手間,能毀千軍萬馬.

"南越塵?!"

"這一次重生,但願你還是重蹈覆轍好了."九音悠悠然地靠在倚面上,眼底無瀾,唇瓣吐露出沒有聲音的字意.

就在不久之前.

九音的腦海里,猛地晃過畫像之中她那清淅的正顏.

這次.

九音看地極為清楚:畫面中,她看著南越塵的眼底沒有一絲的感情,很平靜,平靜到就如同在看空氣和不相干的人,就連一丁點的恨意都沒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