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撕心裂肺的痛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王妃.......不好了,王爺他......王爺他......."

侍衛驚慌失措地沖進了偏殿,伸出手扶著門把,氣喘噓噓說不出來話.

鳳傾云極力壓抑著情緒,洋裝若無其事地斥道:

"住嘴!"

"本王......我再說最後一遍,從今往後,我不是你們的王妃,墨凌寒跟我沒有半點瓜葛!我不想聽到有關他的話!"

"他是死是活都跟我鳳傾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!"

這突然出其來怒斥聲,震地侍衛心髒突然提了起來.

想起那批精英死衛將墨凌寒送回來的場景,侍衛惶恐畏懼地站在院門口,嘴里那幾個字怎麼也不敢說出口.

掙紮了片刻.

"王妃,王爺他......他出事了."侍衛撲通一聲跪在地面,戰戰兢兢地說完這句話.

原本還打算說墨凌寒死活與自己無關的鳳傾云.

在聽到這句話之際,所有的理智和苦澀都崩蹋了,指尖下意識地收緊,但一想到墨凌寒做的那些事情.

鳳傾云便強壓下心里的慌亂,用自認為很平靜的語氣開口道:"墨凌寒他怎麼了?受......受傷了?"

侍衛抖著身子低著頭,短短幾個字鼓足了畢生的勇氣:"王爺他......死了!"

轟隆--

死了?!

這句話就像是劈天的驚雷,轟地鳳傾云整個身形都僵直了,感覺全身所有的力氣都被抽空,連後退的步子都變地紊亂.

"你,你一定是在跟我說笑!"鳳傾云捂著胸口,感覺心髒突然痛地令人窒息.

"王妃......王爺,王爺他真的死了......."

不可能!

墨凌寒怎麼可能會有事呢!

鳳傾云不停地在心里否認,早已忘記了剛剛怒斥侍衛所說的話,所有的高傲都被這句話給賤踏在淤泥里.

"凌寒!你胡說!他怎麼可能會有事!"

看著侍衛滿臉驚恐不像作假的樣子,鳳傾云心底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.

迅速朝著主殿跌跌撞撞地跑過去,雙眼布滿了害怕與惶恐,心髒像是被巨手掐住,有一種自己的天要塌了的感覺.

在這個孤助無援的古代,對于鳳傾云來說,墨凌寒就是她的天啊!

"凌......寒?"

剛進主殿,映入鳳傾云眼底的便是那抹熟悉偉岸的身影,就這麼靜靜地沉睡在殿內中央,臉色慘白慘白,胸口還留著干枯的黑血.

胸口!

黑血?!

鳳傾云只感覺腦子被轟地一片空白,眼前陣陣發黑,差點暈厥過去,像個失去了全世界的瘋子,猛地朝著墨凌寒撲過去:

"凌寒!你怎麼了?"

"你快醒醒啊!我是你的小云兒啊,你睜開眼看看我!你看看我!你不是說要護我一世周全嗎?!"

怎麼搖也搖不醒墨凌寒,鳳傾云的臉上狂湧著眼淚.

不由顫抖地伸出手,一點一點,朝著墨凌寒的鼻孔逼近,再過一刹那,主殿之內便是鳳傾云那歇斯底里的痛哭:"為什麼!為什麼為什麼!"

"我都己經決定跟你要休書了,你為什麼還是不放過我!"

"你不要死好不好,你當初不是說好了要跟我一生一世一雙人,不離不棄嗎?!到底是誰干的,是誰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