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小九,等我回來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還有這個看不清臉的女子,我,我怎麼感覺好熟悉,有點......有點像殿下你?"無名一號滿臉'我一定是吃多了飯,還是適合喝粥’的呆愣模樣.

眼前的這個畫面太過真實,真實到讓人覺得身臨其中.

"像嗎?"

九音漆黑的眼睛驀然抬起,嘴角含有些冷冷的弧度,她白哲的指尖輕刮著畫軸,帶著讓人看不透的神情.

"南越塵......心魔,這麼說起來好像有可能是."

帶點懶散和滿不在乎的語氣從九音嘴里流露而出,說這句話的人偏側著小腦袋,光線很暗,可那雙眼睛卻猶如泛著光芒的黑寶石.

如果說之前九音還不敢確定,那麼現在便是肯定了.

在東華之時.

九音與南越塵做了交易,幫他治好蠱毒,卻沒想到他患的並不是蠱毒而是心魔.

而南越塵之所以會產生心魔,是因為他的胸口處有被利刃傷過的痕跡.

所以......

擊傷南越塵的那個人是她?

可是在九音的記憶里,根本就沒有畫像之中的這副場面,更是不認識南越塵這個人,難道還有什麼事情是她不知道的?

就在九音垂眸沉思之際.

突然--

那垂下的余光猛地撲捉到了畫像的右上方,有著幾行常人看不到的字意,那道字意蘊含著無數的悔恨與淒涼.

'吾願傾盡畢生法力,換來時光倒流.’

'吾願承受心魔之苦,換她壁畫一副.’

傾盡畢生所有修練的法力,換時光能夠倒流?

即然是時光倒流,那麼所有人都不會記起之前的事情,因為時光倒流,就等于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.

願意承受每個月,月圓之夜心魔發作的痛苦.

只為換取帶一副畫像,將那副畫像帶回到時光倒流的那一天.

心魔......

畫像......

影一之前有跟九音說過,南越塵在十四年前曾經暈迷于懸崖,而手中正握著一副畫像,可惜當時被無霜給拿走了.

所以--

傾盡所有的法力,讓時光倒流的那個人是南越塵!

而南越塵之所以會患有心魔,是因為這是他換取一副畫像的代價.

在畫像之中,南越塵的眼里布滿了悔恨與釋然,能讓南越塵產生悔恨這種情緒,莫過于是他做了一件極其傷害對方的事情.

那件事情己經令南越塵沒有挽回的余地了,不得不采用時光倒流的方法.

所以……

南越塵曾經傷害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九音?所以他不惜廢棄自身法力,換取時光倒流,然後想要彌補她?

阿西吧!

想到這里的九音一臉面無表情,她看著畫像的眼底依舊靜如止水:不知道為什麼,本殿的內心毫無波瀾.

"殿下?"

"那里面還有一張信紙,不知道寫了什麼還用繩子給系著."

看著九音己經收回了思緒,無名好奇滿滿地提醒道.

聞言.

九音收回了畫像,伸出白哲的食指落于信紙上,就在九音准備拆開綁繩之際,那落于信紙上的指尖突然一滯.

"殿下?這信紙怎麼了?有什麼不對?"

不是不對.

而是這信紙上面留有屬于暮白的氣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