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墨凌寒變心了8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此刻不僅沒有露出心痛的表情,反而不悅地皺眉.

連續幾天都聽著這樣質問的話,哪怕墨凌寒因為那件事心里再愧疚,也被鳳傾云的質問磨的差不多了.

但是兩三年的感情,也並不短時間內能沖散的.

至少現在墨凌寒的心里,還是愛著鳳傾云.

"好了!今天的事本王也不追究了,不要無理取鬧了!"

看著鳳傾云下巴的傷口,又不由想起了九音那張美若出塵的臉.墨凌寒硬是壓下了准備將她擁進懷里的動作,忍耐著開口.

然而--

就是這句話,令鳳傾云更加地難以置信了.

原本在眼眶打轉的眼淚,'嗖’地一下就飚了出來,用極度失望與悲痛的目光看著墨凌寒:"你居然在說我無理取鬧?"

"你在皇宮對信使說的那些話是認真的?"

墨凌寒不滿地擰了擰眉角,看著鳳傾云的眼底深處閃過不耐煩,找不到什麼借口回答.

鳳傾云的目光本就直直地盯著墨凌寒.

在撲捉到那一絲不耐煩的時候,鳳傾云感覺自己的天都要蹋了,那種心髒破碎的感覺你能懂嗎?在這個古代她只有一個親人.

可是現在!

她那麼愛他,可他居然因為另一個人的存在,而厭煩她了!

"墨凌寒,我再問你最後一遍,你在皇宮之內說的話,是認真的嗎?"

"你告訴我,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麼?"鳳傾云滿眼含淚,仰著頭將眼淚逼回眼里,就連呼吸都差點沒能提上來.

"是因為黎九茵嗎?現在你這麼對我是因為她嗎?"

聞言.

墨凌寒忍著胸口的痛意站起身來,走到鳳傾云的面前,用那雙深遂的眸子看著她,眼里滿滿的是對她的失望:"小云兒,你以前不是這樣的."

"本王都己經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,為你遣散了整個後宮難道還不夠嗎?"

"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,本王留著她在戰王府,是有別的用處."

多麼無情的話.

多麼令人痛徹心扉的話.

他居然說為自己遣散了後宮還不夠嗎?

鳳傾云發現自己連笑都笑不出來了,她一輩子都想不到自己也會有今天,也會有被墨凌寒用'無理取鬧’來回話的一天.

"很好!"

"我無理取鬧!"

"墨凌寒,你是決定了要選擇她是嗎?讓我和別人共享愛情,不可能!即然你不讓她走,那麼我走,我鳳傾云給你們讓地,成全你們."鳳傾云眼淚如流水地咆哮吼道.

還沒有墨凌寒反應過來.

鳳傾云便含著淚決然地轉身,滿臉天蹋了一般地沖出了房間,捂著差點提不上呼吸的胸口,撕心裂肺地朝著戰王府的大門跑去.

而屋簷之上的九音一直都在注視著這幕.

眼見鳳傾云的身影越行越遠,即將要消失在九音的視線之際.

一雙白哲的手指微微抬起,指尖的那顆白棋驀地乍現,幻成兩片花瓣.

九音夾過其中的一片花瓣微微一彈.

花瓣便朝著鳳傾云彈去,隨後悄無生息地溶入鳳傾云的腦海內,以便于監視鳳傾云出府後的一舉一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