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墨凌寒變心了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無名滿是暴怒與殺氣的目光環固著四周,然而……

就在這一刻,手中的棋子突然碎成了粉沫,隨即化成股氣體直入無名的鼻尖.

在暗處那雙充滿算計的瞳孔里....

倒印出無名一號的瞳孔變地空洞渙散,像是失去了意識那般,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東南西北.

見此,隱藏的鳳傾云才敢現身.

"這棋子真的能讓玄衣人的神智渙散!"鳳傾云皺眉低喃,對腦海里的那道聲音又忌憚了幾分.

不由警惕地環固了會周圍,再放輕腳步朝著無名走近.

看著任憑自己宰割的無名一號.

鳳傾云嘴角勾起冷然譏諷的笑意:"我很早之前便說過,跟我做對的人,來日,我都會一一讓其血債血償."

時間緊迫.

依九音的實力,若自己在這里弄出太大的動靜,定然會驚動她.

想到這里,鳳傾云壓下眼底的殺意,拿出事先准備的匕首朝無名逼近,隨後僅割下了無名的一縷碎發,便迅速閃身離去.

就在鳳傾云身形消失的那刹.

無名一號卻突然清醒過來,他緩緩抬頭,夜色很黑,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緒.

但是能看到他嘴唇朝著鳳傾云離開的方向,微微輕啟的那一幕:'小婊砸,血債血償,拭目以待!’

'真以為是顆棋子就能冒充殿下的白棋....’

'這世間知道上古威壓的人是早己絕跡,你沒料想到我也知道一點吧,小婊砸,你等著,我告冥帝大人收拾你....’

話落之後.

無名一號得瑟地朝著鳳傾云的方向揚了揚臉,然後提起飯盒.

剛轉身.

映入眼里的,便是那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.

九音單手負于身側,微側著絕美的容顏,神色淡漠,指尖夾著那顆能散發出遠古時期威壓的白棋.

微弱的月光映在她的側顏上,令那顆朱紗痣極為耀眼醒目.

"殿下?"

"殿下你怎麼在這兒啊?剛剛你看到了?"無名一號看著九音,微微驚訝地問道.

"嗯,看到了."回答無名的,是她那淡淡的字意.

話畢後,九音抬腳朝著無名一號走近.

伸出白哲的食指輕點無名手心殘留的棋沫,兩指相互磨擦幾下,隨後抬眸,朝著鳳傾云離去的方向看過去,眼底在頃刻間變地深不可測.

"殿下,剛剛那顆假棋子是什麼東西?"

聞言.

九音輕描淡寫的開口道:"能在三日之後,徹底地控制你的意識和行為."

"那怎麼辦?我會不會要掛了?"

"不行,為了防止我做壞事,殿下你趕快殺了我."無名捂著臉,一副'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’的模樣.

九音滿臉淡然,那漆黑的眸子斜睨了無名一眼:"慌什麼?"

"兩個時辰前畫在你手心的圖案,己經將那藥效解決了."

無名恍然大悟:"難怪我剛剛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,而腦子卻還是清醒的.可是殿下,她拿走我的頭發干什麼?有人會對我下手...那個人就是鳳傾云嗎?"

回答無名的,是九音那置身事外的語氣:"不是她,是另一個人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