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十四年畫像之謎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王爺,為了南陽國百姓能安居樂業,忘王爺收回成命!"

"王爺,請王爺收回成命."大臣抹著額間的虛汗,兩人都苦口婆心地勸著南越塵.

可是--

站于主位的那個人,不僅沒有生氣,像是回想到了什麼,他突然就低沉笑了,那笑里夾著對兩位大臣的嘲諷.

"爾等英雄池趁千里,攜槍沖鋒千軍萬馬,保家衛國,身死沙場.

留有書生恐天不亂,領萬斗米參本豪傑,百無一用,貪髒妄法."

南越塵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中央的大臣.

"她這句詩說的,便是你們這群無用,卻還自以為是為了蒼生的人!"那低沉又有些沙啞的聲音從南越塵的嘴里流露而出.

一字一句,聲音明明很輕,卻如同千萬斤的重錘敲在大臣的胸口.

大臣羞憤的無地自容,想反駁,可完全不知道從何反駁.

那臉色都通紅了.

而一旁的信使聽到這兩句詩,眼里卻是被崇拜占滿,不用猜,王爺口中的那個她,定然就是身處于東華帝國的:

血美人.

"無痕,本王命你三日之內備好兵馬.區區東華帝國,本王滅定了!"不帶任何商議的語氣擊來,這句話剛落,又是降下一記重擊.

"明日朝堂攻議!有異議者,殺無赫!"

大臣心底狠狠一震,眼里布滿了畏懼與惶恐,再多的話也噎進了肚子里.

不管南越塵的做法有多麼荒唐...

他們身為臣子也只配去執行.

無痕欲言終止地看了眼南越塵,隨著大臣退出了宮殿.

想起信使眼里那盲目的崇拜,還有往日里殘暴冷血主子,如今,卻為了區區一個女子而變化這麼大,無痕的心里便布滿了探究.

極為期待見到九音的那一刻.

"我倒是好奇,不知是什麼樣的一個女子,能令見過她的人都這麼反常,竟然能讓主子想到要攻打東華帝國."在無痕踏出宮殿的前一刻,目光不以為然地掃了眼信使.

可在無痕身側響起的.

是信使那一句充滿了肯定的字意.

"無痕大人,唯有見過才知道,否則連腦海里都無法幻想出她的風姿,屬下但願大人見到她的那一天,還能說出如今的話."

"我拭目以待!"

隨著話落,無痕便朝著軍營的方向而去,三天時間,蓄勢待發,發兵而攻打東華帝國.

而宮殿之外無痕與信使的談話聲,卻一字不漏地傳到了南越塵的耳里.

何時,他也會為了一個女子攻打東華帝國...

為了一個女子而聘下半壁江山...

南越塵不由閉上那雙深遂的眸子,有那麼一刻,他也覺得自己是魔怔了.

可是心里的那種慌亂感卻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.

那種感覺,就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正在離他遠去,而他,卻無法挽回了.

即然半壁江山感動不了她,那便整個東華帝國.

他就不信那個邪,會永遠都感動不了她.

想到這里,南越塵的腦海中.

又不由閃過九音屹立于花浦之中的那副場面,她裙邊的那朵花瓣是那麼地熟悉,跟她白棋幻化的那朵一樣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