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南陽下戰3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我倒是好奇她到底長什麼樣?能令你們見了之後,便這麼地不可理喻."無痕壓著心里的那股無法發瀉的郁氣,沉聲道.

信使的眼里泛過點點的星芒.

神色肅穆,語氣極為鏗鏘有力,那臉上毫不掩釋的敬重:"可惜,當時她帶著面紗,屬下並未見到她的模樣."

他們居然沒有見到?!

瘋了!

瘋了,沒有見到就己經成了這個樣子?!

無痕感覺己經不懂這個世界了,堂堂南陽國的信使,居然連一個女子的容貌都沒有見到,就魔怔成這般模樣.

"無痕大人,屬下奉王爺令,命信使即刻前往主殿."就在這時,一名暗衛突然出現在無痕的身前,恭敬地開口道.

無痕感覺心髒負累好重,朝著信使揮了揮了.

眾信使迅速地起身,朝著南越塵所處的宮殿而去.

主殿之內.

南越塵正氣勢凌人的坐于主位上,宮殿中央跪著兩名瑟瑟發抖的大臣,不知是談論到了什麼,宮殿內的氣芬極為壓抑.

"屬下參見王爺."

信使頭領硬著頭皮進了殿內,下意地屏住了呼吸,將東華皇帝的拒旨交于南越塵手上.

跪在中央的大臣偷偷打量了眼南越塵的眼色.

在大臣的瞳孔里,倒印出南越塵原本那面無表情的俊顏,突然間便變了色,如同萬年不化地寒冰.

"呵!好一個東華皇帝!"

南越塵那骨節分明的手指漸漸收斂,手中的信紙被攥破,他周身的寒意越來越濃烈,令空氣都疑固起來.

跪下中央的兩大臣嚇地大氣都不敢出.

"她真的沒有答應?你親口問了?"低沉到了極至的聲音直入信使的耳膜.

聽著南越塵的詢問,信使頭領心髒收縮,惶恐地低下頭:"回王爺,屬下當時問過...姑娘說讓屬下給王爺帶句話,還說...戰王說什麼便一一告訴王爺."

帶話?

戰王?

聽到這句話,南越塵微眯起泛過寒意的眸子.

嘴角勾起又邪又冷的笑意,那雙眼睛格外地嗜血和殘暴,聲音低沉沙啞:"帶什麼話?還有戰王說了什麼?"

那道冰冷的聲音一落.

信使只感覺頭頂上的威壓更加重了,壓地他差點喘不過氣來,尤其是墨凌寒開口的那幾句話,就像是把刀架在信使的脖子上,讓他不敢開口.

"給本王說!"

信使身子一抖,連忙脫口而出:

"姑娘說...王爺未免也太看得起那半壁江山了."

"還有戰王…戰王當時,當時說:不可能,姑娘生死他的人,死,也只能是他的鬼!沒有他的答應,姑娘一輩子都是他的,並不是王爺能夠肖想的."

說完這句話,信使的手心己布滿了冷汗.

而周圍的氣流也隨著時間的流浙,越來越冷,越來越壓抑.

就在信使惶恐地心髒發顫之際,南越塵突然低沉冷笑,笑地讓人寒毛卓豎.

"東華戰王?這話說的真不錯!"

"那本王就看看,他死了之後,他還能不能再當著本王的面說這句話."那道夾著無盡威壓與殺戮的聲音傳蕩在三人的耳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