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章 她就是血美人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以後,能自盡就不要在本殿面前瞎嚷嚷,本殿不喜歡動手……"九音抬眸掃了眼宮殿的眾人,眼底有些涼涼的.

眾臣瑟瑟發抖:你厲害,你說什麼都是對的.

大殿之內的氣芬極為壓抑.

全都惶恐畏懼地看著中央那抹身影,九音的每一舉一動都能讓眾人呼吸停滯,連大氣都不敢.

"剛剛的話,記住了嗎?"清冷淡漠的聲音傳蕩在信使的耳邊.

南陽國信使後背有些僵直,都慎重地點頭.

映入眼底的那個人她站在宮殿中央,面紗之下的嘴角勾起若有若無的弧度,隨後,她的目光略掃過鳳傾云,轉身,徑直離去.

穿透大門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.

她的背影仿佛有一股魔力,能令世間都成為她的襯托,是那麼地不可一世.

所有人都看著九音的身影漸行漸遠.

墨凌寒亦神色痛苦地朝著九音看過去,再過一刹,那眼底的陰鷙皆被驚豔代替,就連心髒都莫名跳漏了一拍.

見九音己經出了宮殿,無名一號朝著墨凌寒豎了個中指,再迅速地追了上去.

"殿下!"

"攝政王下聘的那半壁江山是你,而且還是一世一雙人,他對殿下的感情這麼深,殿下...為何不答應?"無名一號抬頭,忍不住內心的疑惑詢問道.

半個南陽國,這世間能為了個女子有這麼大魄力的,怕還只有南越塵一人.

聽到這句話.

在無名看不到的正面,九音微抬起毫無情緒波瀾的眸子,眼底很冷,配合她嘴角微揚的動作,帥地不像話.

"感情深...."

"不過是用區區物質便想囚住本殿的一生罷了.若真愛,便不會以聘旨為目的,他到現在,怕是還沒想到,若真應了,南陽國眾臣會多憎恨本殿."

"他的好,是有目的的,並不純粹."

南越塵的好,是夾有目的的,為的就是用區區一個身份而囚住九音的一生.

甚至.

他都沒有想到,他這麼做會對九音帶來什麼傷害.

雖然那些傷害對九音來說可有可無,可它卻實實在在地存在.這種自帶目的的好,跟暮白相比,相差的真不只一個層次.

"殿下,可是這世間又哪里有純粹的好?"看著九音那雙掀起絲波瀾的眸子,無名在心里為南越塵點了一柱香.

"有."傳蕩在無名耳邊的,是九音那淡漠的一個字意.

"那個人是誰?"

這次,回答無名的,是寂靜無聲,是九音那帶有幾絲溫度的眼底,和那灑脫帥氣到極至的背影.

真的有人?

這個世間上真的有不夾任何目的的好?

無名一號微蹙起眉頭搓了搓碎發,也沒有再問第二次,連忙緊跟上去.

忽地.

無名腦海里便想起了鳳傾云那快要痊愈的傷口,眼里的火嗖地冒了上來:"殿下,那個鳳傾云的下巴是不是快要痊愈了?!"

"記得前幾天見她,她的傷口還在加重,她是不是弄到什麼療傷藥?"

余音落下.

九音美眸掀起再半眯,眼底變地有些深不可測:"那是因為,有一個人快要出現了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