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她就是血美人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呵!南陽國攝政王想娶本王的人為妃?不可能!黎九茵生是本王的人,死,也只能是本王的鬼!"上一句話剛落,這一句話又一記重擊.

轟隆--

墨凌寒這信誓旦旦的字意,直接將鳳傾云給劈愣在了原地.

黎九茵生死他的人,死也只能是他的鬼?

鳳傾云下意識地張了張嘴巴,突然感覺眼眶有什麼水霧擋住了她的視線,心髒莫名有一股鑽心的痛,痛地她差點窒息了.

"凌寒,你剛剛,剛剛在說什麼...."

鳳傾云不可置信地抬起頭,嘴唇都在微微發顫.

看著一副含淚悲痛的鳳傾云,那下巴駭人的傷痂,墨凌寒忍住心里的不適走到鳳傾云面前,想握住她的手,卻被躲開了.

墨凌寒的眼里劃過一絲不滿.

忍著胸口處的痛意轉身,朝著南陽國的使臣開口道:"回去告訴你們攝政王,黎九茵是本王的人,只要本王一日不答應,那麼她一世都是本王的人."

鳳傾云抬頭震驚:"...."

眾大臣驚愕:"...."

南陽國信使愕然:"...."

但是很快,信使便壓下心中對墨凌寒的不屑與不平,朝著九音恭敬地詢問道:"請問姑娘是否應下這聘旨?做我南陽國的攝政王妃."

就在一雙雙驚地失神的目光下.

"嘩啦--"一聲輕響.

九音驀地站起身來,她微抬起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子,目光掃過面如死灰的鳳傾云,停留在南陽國信使身上.

她伸出白哲的食指,輕點墨凌寒所在的方向.

緊接著,那道淡漠清冷的聲音從她的嘴里頃瀉而出:"戰王剛剛對你們說了什麼,便一字不漏地稟于南越塵."

南陽國的信使因為九音對南越塵的直呼,而導致心髒震了幾下.

但很快便消化過來,接著再震驚了.

她,她竟然拒絕了?

居然跟影一大人說的一樣,她真的會拒絕王爺!

如果說來之前聽到的是這個答案,那麼信使定然樂意至極,可是現在...他們是真的希望這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屬于他們南陽國.

"可是姑娘...."信使還打算說什麼話.

卻見到九音己抬起腳,不疾不徐的步子,朝著宮殿大門直隙離去.

就在信使那欲言又止的目光之下.

突然--

九音腳步一頓,她的目光緩緩投向東華皇帝手中的聘旨.

東華皇帝心髒微震,強顏微笑臉,沒等他細想九音到底想要干什麼.

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只見九音那雙如凝脂般白哲的玉手微抬,聘旨驀地脫離東華皇帝的手心,懸空朝著九音而去.

眾大臣見此,心里即恐懼九音的實力,又欣喜地不得了.

他們就知道會這樣,血美人這是反悔了要接下聘旨了?

然而,他們失望了.

就在一雙雙欣喜的瞳孔里,倒印出九音神色漠然,手指收斂,半空中的聘旨如同被巨力撕裂開來的那一幕.

信使懵了:"姑娘...你..."

"告訴南越塵,他太瞧得起這半壁江山了."九音收回抬高的指尖.

隨後,她微偏著頭.

那雙冷如萬丈深淵的眸子掃過殿內的每一個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