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 她的出現震攝信使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將解藥交給黎姑娘,黎姑娘在哪兒啊,快點出來救救我們啊,我們就要死了."百姓都猙獰痛苦地瞪著鳳傾云.

一聲一聲,震耳欲聾.

所有百姓的傷口都在加重,皮膚撕裂,臉上露出無盡的絕望.

而站在宮殿門口的無名一號,簡直目瞪口呆地看著出現在鳳傾云身邊的信使:這群智障不是藏在暗處看戲來著嗎?

這是在干什麼?

就在無名一號那疑惑與震驚的目光下.

"屬下等人為南陽國信使,參見未來王妃."

"參見未來王妃."

近距離地看清楚了鳳傾云的臉,信使臉上都閃過幾絲驚愕,但很快便壓了眼里的吃驚.

然後紛紛朝著鳳傾云行禮,開口的語氣帶著震攝力,卻沒有尊敬.

看著這莫名其妙的一幕,無名一號懵了.

眾侍衛也懵了.

就連在嚎叫的百姓都懵了.

"他們剛剛說什麼?南陽國的信使...參見未來的王妃?"

"難道是,攝政王要娶她為妃?"那些痊愈的百姓都瞪大了眼睛,用憎惡的目光看了眼鳳傾云,難以置信地輕喃道.

行完禮直起身的信使,剛直起身抬頭....

映入信使眼底的便是眾人看著自己的目光,如同在看一個...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.

這場面,令他們的心中不由升起不好的預感.

眾信使微蹙高眉角.

不約而同地看了看鳳傾云,然後極為辣眼睛地移開目光,再面面相覷,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:這真的就是王爺動心的人?

是挺與眾不同的,可是這容貌未免也......

就在信使懵逼不己之時.

"你們的王爺瞎了眼,會看上這麼一個唯利是圖的女人."百姓都朝著信使和滿臉不解的鳳傾云怒罵道,哪怕是忍著全身撕裂的痛苦,語氣依然極為有力.

"就是!不是你的解藥,為什麼占為己有!"

"黎姑娘在哪里,黎姑娘快出來救救我們啊,我們不想死啊!"

"啊!我的手,我不想死,算我們求求你,你快將解藥交給黎姑娘,讓她過來救救我們啊!"百姓都絕望地跪倒在地,看著鳳傾云的目光帶著仇恨.

要不是她,他們怎麼可能會被病症折磨.

"本王妃再說最後一遍!"

鳳傾云攥緊指尖,氣地整張臉都要扭曲了,握緊了念力珠朝著眾百姓辨解道,語氣極為鏗鏘有力:"這解藥從始至終就是本王妃的!"

"是她在壽宴之上奪了去,現在只不過是回到本王妃的手里而己."

然而,這句話就像是一道驚雷劈地信使不知道東南西北.

本王妃....

王妃....

還未等信使從震驚回過神來,周圍的百姓都抱著同歸于盡的狠意沖了過來,那絕望的眼神,眾信使一輩子都不會忘.

"你們干什麼?都說了解藥是她動的手腳,本王妃會想辦法救你們的,為什麼不信!"鳳傾云雙目腥紅地朝著百姓咆哮.

眼見百姓的距離與他們近在咫尺...

近到只有幾步之遙.

眼見整個皇宮都將要陷入絕境,就在這時--

"說解藥是你的,你問過本殿的同意了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