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同樣試探,不同結局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伸出手就捂住了胸口狂湧的鮮血,他的胸口上方,插著一柄漆黑的匕首,鮮血在頃刻之間便染紅了衣袍,從墨凌寒的指縫里滴落.

"滴答!"

"滴答!"

一滴一滴,就像是死亡的鍾聲在敲打著地面.刹那間,墨凌寒的腳下便被鮮血暈染,紅地觸目驚心.

周圍的暗衛被這一幕簡直嚇地魂飛魄散.

他們看到了什麼?

這個人,這個曾經愛極了王爺的人,現在居然毫不留情地將匕首刺進了王爺的心髒.

"黎!九!茵!"

"你居然……你居然真的敢…傷了本王…"

墨凌寒捂著胸口退後幾步,手掌撐著桌面不讓自己倒下去,嘴唇因為流血過多而發白緊顫,那雙看著九音的眼里布滿了驚愕與難以置信.

就在前一刻.

墨凌寒的腦海里突然閃過這一幕場面.

在三年之前,他也是像今天這樣將鳳傾云抵在牆面,聽著鳳傾云口口聲聲地說以後一定會將他挫骨揚灰.

然後.

他當著鳳傾云的面,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,抵在了自己的胸口.

而那時的鳳傾云眼里卻是閃過一絲震驚,說著要令他死的誓言,可那雙握著匕首的手卻刺不進他的胸口分毫.

所以在剛剛!

墨凌寒也用同樣的方法,當著九音的面,想要擊潰她那一身超凡脫俗與淡然的氣質,想要將她的高傲踩在腳下.

可是,她卻真的想讓他死?

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呢?

面前的這個女子在壽宴上所做的一切,難道不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嗎?

可她剛剛看自己的目光是那麼地冰冷,沒有任何的感情.

她真的不是在欲擒故縱?

她真的己經不再愛他了?

看著一臉受盡了全天下背叛的墨凌寒,九音優雅地直起身,清冷尊貴的身影是那麼地刺眼.

"當初你也是今日這般,在鳳傾云的面前用匕刃抵在胸口嗎?"

九音退離墨凌寒幾步,嘴角掛著無害的弧度,輕輕地晃了一下小腦袋:"本殿不是她,沒有她那般愚不可及."

然後.

九音微微低眸,用雪白的絲巾試擦著指尖,就連臉上那妖異的笑容也不知何時消失殆盡.

嘩拉聲輕響,絲巾飄落至地面.

與此同時,九音驀然轉身.

她朝著墨凌寒的方向微微側臉,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側顏,透過大門的光線散在她的臉上,有一種讓人失魂落魄的美.

隨後.

她那粉嫩如色的唇瓣微微輕啟.

吐露出來的,果然冰冷到可以令人窒息的話:"你是怕死的,哪怕是今天,哪怕是在面對鳳傾云的時候,那匕首抵著的,並不是你心髒的那一邊."

"墨凌寒,本殿很早之前便己說過."

"你,從始至終,在本殿的眼里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,不要將本殿看成是另一個鳳傾云,這世間,還沒有人能夠有與本殿相提並論."

清冷淡漠的聲音,從她的嘴里緩緩吐露出來.

她的聲音會很特別,會不疾不徐,會有些涼涼的,很好聽,可是卻那麼地冰冷無情和狂妄.

"殺你?不過是彈指之間罷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