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同樣試探,不同結局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九音的嘴角緩緩勾起有些嗜血的笑意,她抬起深不見底的眸子,好看的唇瓣吐出幾個淡淡的字意:

"是你死,還是本殿送你死?"

她的聲音永遠都是那麼地淡,淡到漫不經心,卻又是狂妄地不像話,聽地墨凌寒突然肆意低沉輕笑:

"呵呵--"

"讓本王死?有意思,真有意思.你以為你這樣做,本王就會對你刮目相看嗎?欲擒故縱也要有個度."

其實墨凌寒的心里,一直有著兩道聲音在告訴他.

一道是,對面的這個女子己經不是當初深愛他的那個人了.

而另一道是...

九音現在的所做所為就是學鳳傾云那般欲擒故縱,就像鳳傾云之前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,就算全天下的男子都死光了,也不會愛上他.

可到了最後,還不是一樣愛入了骨髓.

現在九音那突然的變幻和行為,令墨凌寒深深地覺得,像極了三年之前的鳳傾云.

只不過,現在九音的做法比小云兒之前的做法,更加地無懈可擊.

腦海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.

墨凌寒驀地拔出腰間的匕首,輕輕一拔,將匕柄丟置于地面,語氣帶著篤定地開口道:"你不是想讓本王死嗎?"

"本王倒想要看看,你是真的想讓本王死,還是一直都在欲擒故縱."

話落.

墨凌寒將匕首的尖刃抵至胸口,抬起那雙深遂晦暗的眸子,眼里帶著輕挑與玩味地看著九音.

"怎麼?你不敢了?"

看著不為所動的九音,墨凌寒眼里泛過果然如此的笑意,他目光鄙夷與厭惡瞪著九音,嘴角勾起的笑容要多狂傲有多狂傲.

就在暗處那一雙震驚與愕然的目光下.

墨凌寒朝著九音逼近半步,兩者的距離近在咫尺.

隨後.

墨凌寒低頭,眼里帶著篤定與玩味地看著九音的臉,薄唇吐露出沙啞的聲音:"怎麼,不是說要殺了本王嗎?"

"來,現在匕首就抵著本王的胸口,只要你輕輕一推,就會如你所願."

直到這個時候,墨凌寒還是認定了對面的九音是愛極了他.

可惜,讓他失望了.

"不敢?"九音半眯起眸子,嘴角彎起好看又嗜血的弧度.

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雙銀絲所制的手套,她低著頭,從容不迫地將手套戴于右手,眼底在頃刻間變地如海水那般深不見底.

就在墨凌寒那疑惑與不解的目光下.

"是本殿嫌你碰過的東西,太髒."映入眼前的那個女子她突然開口了.

臉上帶有些妖異殺戮的淺笑,她毫不猶豫地握著那柄抵住他胸膛的匕首,纖細的玉手隨著嘴角弧度的加深轉動.

就在墨凌寒那震驚的瞳孔里,猛地直刺進去.

"噗呲--"

"嘶!"

"嘶!"

無數道壓抵的抽氣聲伴隨著刺入血肉的聲音響起.

這道聲音那麼地清脆,那麼地入耳,又是那麼地令人不敢置信.

墨凌寒死死地瞪大了眼睛.

伸出手就捂住了胸口狂湧的鮮血,他的胸口上方,插著一柄漆黑的匕首,鮮血在頃刻之間便染紅了衣袍,從墨凌寒的指縫里滴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