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同樣試探,不同結局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本王的側妃,本王一日不休你,你便一日都是本王的人,如果本王出了什麼事,那麼你這一輩子都是一個寡婦,還敢說與本王何干嗎?"

墨凌寒抬起腳朝著九音逼進.

然後伸出手就想抬起九音的下巴,卻被她微微一個側身給躲了過去,墨凌寒落空的指尖微頓,臉上泛過幾絲羞怒,冷笑一聲收了回來:

"呵!還在給本王欲擒故縱?"

"救百姓的解藥在哪里,如果你不想被休棄,就將解藥交給本王."

差點崩了高冷人設的九音:"......"

為何非要挑釁本殿?

活著不好嗎?

一雙冷如萬丈深淵的眸子緩緩抬起,九音側身偏離墨凌寒半步.

抬頭,嘴角頃瀉的弧度又冷又酷:"解藥?你說要交予你嗎?"

聽到這句話.

墨凌寒不禁在心里連連冷笑,將九音的反問硬生生地歸納成質問.

那雙眼睛里蘊含的譏諷與厭惡藏都藏不住:

"你知道嗎,你現在的這個樣子像極了三年以前的小云兒,就連容貌的變幻也是,曾經,小云兒右邊的臉上也長了一塊胎記.

"可是.....到了後來,卻慢慢地消散了."

"黎九茵,你從一進戰王府也是那般平凡的模樣."

墨凌寒神色無比厭惡地看著九音.

那種眼神,就像是在看什麼不入眼的垃圾:"現在,也是想學小云兒那般驚豔本王嗎?就這麼費盡心力?可是你永遠都比不上小云兒."

像是又想到了什麼.

墨凌寒突然低沉冷笑,用極為自傲非凡的語氣說道:

"當年,同樣是在這里,本王為了救另一個人問小云兒要一件東西,而那件東西正巧是小云兒最重要的東西,你認為她給了沒有?"

哪怕是墨凌寒沒有把那另一個人說出來.

九音都能猜到,他嘴里說的另一個人,就是那個被他推入地獄的慕小姐.

當年.

同樣是在這個房間內,墨凌寒為了救慕小姐,奪去了鳳傾云手里最重要的一件東西.

"本王不管你到底是誰,被攝政王救了之後發生了什麼!"

"但是如果有一天被本王發現你背判了本王,那就別怪本王將你休棄.你以為你拿了那解藥,城內的百姓會相信真的是你研制的?笑話!"

說到這里,墨凌寒看著九音的目光滿是嘲諷與看低.

他朝著九音走近一步.

那雙如黑鷹般犀利的眸子直直地射向對面的那張臉.

而對面那張美若出塵的臉上,還是那麼平靜,她著著他的目光沒有了以往的癡迷,淡漠到墨凌寒心中有一股郁氣無法發瀉.

"就算你現在變幻再大,依然改變不了你以前的無能!"

"如果你能在百姓面前承認你是偷的小云兒的解藥,那麼本王便許你今世無憂."墨凌寒極為自信地低沉道.

那吐露的語氣中夾著幾絲/曖/昧與輕挑.

然而.

"啪--"

等來墨凌寒的並不是預料中的悲痛質問,而是那極為響亮的一巴掌.

耳邊傳來嗡嗡作響的聲音.

還有臉上那火辣辣的痛意,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墨凌寒:他居然又挨打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