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本就狂妄何須多言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些百姓都將鳳傾云看成是神一般的存在.

因為鳳傾云曾經救東華于水火之中,因為她從來都沒有戰敗過,所以才會在百姓的心里成為最敬仰和信任的人.

那種盲目的信任,是建立在鳳傾云從前無所不能的情況下.

這些染病的百姓,九音會救.

但不是現在,也不是因為她的憐憫與心善,而是因為九音需要,需要這一城的百姓都敬仰她.

只有這樣,才能讓念力珠,將這些敬仰都轉換成能恢複實力的信仰力.

如今.

城內所有百姓的心里最敬仰的那個人是鳳傾云,就算九音現在出手救了他們又怎樣?

依然代替不了鳳傾云在百姓心中的位置,因為在他們的心里,鳳傾云同樣能救他們.

沒有失望,怎麼絕望?

沒有絕望,又怎麼重新去信仰另一個人.

"報應?不稱罕殿下出手?"

"你們真是好骨氣,但願你們三日之後,還能再活著跟殿下說出這句話."黎冥一襲黑長袍,如同暗夜里降臨的王者,轉身,居高臨下地睥睨著百姓.

他開口的話,沒有篤定的語氣,很理所當然,就像是在敘述一個事實.

這病症....

就在剛剛,在黎冥看到九音手中突然出現的念力珠之悸,終于想了起來是什麼,那是連他都無能為力的一種病.

因為,這制作病症的解藥!

別說是整個東華帝國,就連這個世界都是絕跡的,而鳳傾云....除非奪去殿下手中的念力珠,否則,根本無能為力!

黎冥不由抬頭朝著九音看過去.

他能看到的...

是她那如玉琢般完美的側顏,都說神情要生動起來才美,可是他卻覺得,這個世間再也沒有什麼能比得上這從容不迫的神情了.

能將天道都不放在眼里的那個人,除了他的殿下,世間己再無他人.

一路朝著戰王府而去.

途經之路,所有染病的百姓都瘋了似地朝著皇宮跑去,每個人的臉上都布滿了絕望和痛苦.

可染病的百姓就像看不見九音那般.

看著對自己視若無睹的百姓,玄衣人下意識地朝著九音看過去,看到她淡定自若的模樣,還有兩指尖己經消失的白棋.

唰!

唰!

一雙雙眼睛不約而同朝著半空中投去,果然,入眼的是那片血紅色的花瓣,花瓣隨著他們的腳步移動,而周身卻散發出蠱惑人心的花香.

這便是第一鏡白棋才能散發的花香!

因為這些百姓都染上了病症,嗅覺的靈敏度早己降低,又加上百姓本就不是習武之人,所以很容易被第一鏡的花香迷惑...

從而,發現不了九音他們的存在.

很快.

眾人便站到了戰王府的大門處,眼前的大門緊關,周圍還殘留著細微的血腥味,想來是有百姓來過戰王府救鳳傾云,但被戰王府的人驅逐走了.

"殿下,殿下,這里就是你說的人傻,飯多,還不要錢的地方嗎?"

"快看,這門上還有金子,看起來好像很有錢的樣子."玄衣人都雙眼發光地盯著大門,恨不得將上面的金栓給扣下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