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本就狂妄何須多言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居然在笑?!

在光線的照射下,她的眉眼皆是淺淺的笑意,襯地那顆朱紗痣越發地妖異奪目,如玉琢雕刻般的側顏,美地令天地都為之失色.

再過刹那--

九音臉上的笑意如數殆盡.

驀然轉身,秀發隨著她轉身的動作輕飄至腰間,裙邊那朵血紅色的花瓣飄蕩起舞,尊貴地不用刻意去詮釋的背影.

"不配?!"

"所以,你們是要選擇有骨氣地活下去,是嗎?"九音抬高亮如星辰的眸子,眼睛無焦點地直視前方,漫不驚心的語氣從她的唇瓣吐露而出.

"甚好!本殿成全你們!"

這句話很淡,卻如同一顆石子在水中掀起漣漪,余音環繞在周圍,讓人莫名地感覺到一種被睥睨的氣勢.

還未等百姓從這字意中回過神來.

便見中央的那抹白影忽然抬腳,她單手負于身側,朝著玄衣人徑直而去,一步一步,步邁不疾不徐.

她這是在干什麼?

被刺激瘋了嗎?

明知道病症會傳染,居然還敢朝著這群玄衣人靠近?

看著九音的身影離自己越來越近,玄衣人都驚傻了,心中的惶恐陡然直升腦門,顧不得皮膚被撕扯的痛苦,咬著牙沖九音歇斯底里道:

"殿下,你快停下!"

"你不要過來啊,三步之內,你一定會染上病症的,你不要管我們了,快走啊."

然而--

玄衣人那撕心裂肺的話,卻沒能阻止九音那靠近的步邁.

一雙雙眼睛都急地通紅,玄衣人收起抬高的長劍,正准備退離九音,就在這危機之悸,卻發現雙腳的步子移不了分毫.

身體就如同被定格了那般,拼盡全力也沒能抬起腳步.

怎麼會這樣?

玄衣人的臉上都布滿了驚愕,但是很快,他們便明白了是什麼一回事,能在他們不知情的狀態下,對他們施法的那個人,除了強大到能與雷電抗衡的殿下,還能有誰?

"冥帝大人,你讓殿下走啊!"

"你難道就願意眼睜睜地看著殿下染病嗎?不要管我們了,你快把殿下帶走啊!"

眼淚突然就在眼眶里打轉.

病症撕裂的疼痛都沒能令玄衣人皺一下眉毛,可這一刻,在那抹風華絕代的身影,離他們越來越近之悸,玄衣人就是忍不住絕望地痛哭.

雖然他們和殿下相見的時間只有短短幾刻.

但是殿下這兩個字,從他們記事起,就像是生命產生的那種動力,像烙鐵那般印在了靈魂的最深處,再也揮之不去.

有一種人,哪怕你僅看一眼,便情願忠于一生.

而面前的這個人,高貴狂妄到了骨子里的人,便是他們誓死都要擁護的人.

"噗呲--"

長劍布入血肉的聲音陡然響起.

還未等百姓們從這突如其來的畫面中回神,從眼皮子底下撩過的,是一顆晶瑩如玉的棋子,棋面散發出來自于上古時期的威壓.

一道耀眼的弧線在半空中劃過,白棋疾速旋轉,然後直沖聲音的起源處.

眼前的這一幕.

別說百姓完全傻眼,腦子一片混沌空白.就連黎冥都是驚地後背崩直,抬起如深淵的眸子,心髒驀然加速跳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