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無名命在旦夕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就在這千均一發之悸,一道淡漠的聲音傳蕩開來,站在宮門中央的那個女子開口了.

她的聲音會有一種獨有涼意和淡然,能滲入骨髓.

很好聽,好聽到...

玄衣人覺得這是世間最好聽最好聽的聲音了.

隨著余音剛落,黎冥果然止住了腳步,乖乖地站在原地,再也不敢前進分毫,沒有絲毫的抗議與質疑.

"本殿允你們去死了嗎?"

九音半眯起漆黑的眸子,微側臉,露出額間那顆殷紅奪目的朱紗痣,還有那看不出絲毫慌亂的神色.

她的語氣不急不絮,能讓人格外安心,卻又夾著不容否置的威嚴.

玄衣人痛地指尖發顫,緊握長劍.

低頭,看著手臂蔓延的紅點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,一點一點,像是被巨力震裂那般,露出里面的白骨.

很痛.

是那一種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,如凌遲處死般的痛.

哪怕九音開口的話再威嚴與冷漠,玄衣人都忍著疼痛與死亡來臨的懼意,怎麼也不願意靠近九音.

因為.....他們怕啊!

哪怕在黎冥的口中,他們的殿下再強大再無人能敵,但是在面對危機之時,他們不願意去冒險,也不敢去冒險.

冥帝大人說的對.

這個世間,殿下只有一個,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比擬與代替的存在,若沒了,便沒了.

"殿下,你快帶冥帝大人走吧..."

"我們不怕死,在冥帝救下我們的那一刻起,多余的時間,都是我們偷著活來的,你快走啊,不要管我們了..."玄衣人雙目泛紅地咆哮道.

眼見氣芬越來越凝重.

就在此刻!

一道稀稀碎碎的腳步聲突然從皇宮門口處傳來,步伐急促著重,聽著這腳步聲,來的應當不只一人.

百姓臉上因痛意而扭曲的表情停頓,紛紛滿懷期望地抬頭一望.

映入眼里的是幾名太醫,每一個太醫的臉上都露出驚魂未定的神色,走路都有點不穩,手中都端著一個藥盒子.

看著傷好如初的太醫,還有手中的藥盒.

黎冥半眯起危險的眸子,眼角擰高,里面閃過令人窒息的寒意:

如果他沒猜錯的話,這藥盒怕是裝著能治療病症的丹藥,而太醫能安好地站在這里,應是被鳳傾云治好了!

難道....

鳳傾云手中真的有治療病症的解藥?

"太好了!"

"一定是王妃娘娘,我就是知道,王妃不會放任我們不管的."

"我們有救了,一定有救了."百姓忍著痛意從地面爬起來,面露希望與欣喜地看著太醫手中的木盒.

隨後--

狠狠地抬頭,語氣帶著憤怒地朝著玄衣人開口,大部分人的眼里都是興災樂禍:"你們還不快讓開?"

"你們這群冷血無情的人,王妃娘娘是不會讓你們分到解藥的."

玄衣人不屑冷笑,目光冰冷如霜.

不會給他們分到解藥?真以為他們稀罕!

玄衣人手中的長劍緩緩轉動,那眯起的眼底,皆是殺戮與殘暴:戰王妃算什麼東西,也有那個資本來救他們?!

就在危機即起時,一道'哐當’的撞擊聲驀地傳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