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無名危在旦夕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依舊不是那個醫術高超的戰王妃,依舊只是個花瓶,救不了他們的命.....

百姓們都望眼欲穿地盯著皇宮大門.

病症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嚴重,手臂的傷口己經從紅腫的地方開始蔓延,皮膚像是被尖刃刮裂那般,溢出絲絲鮮血.

那一種鑽心的痛,痛地許多百姓又癱倒在地上衰嚎.

"你們這群惡毒冷血的官兵!"

"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我們死嗎!你們這群自私自利的官兵!一定會遭到天打雷劈的."

"我跟你們拼了!"

其中的百姓雙目腥紅地朝著玄衣人撕吼道,再狠狠地瞪著中央的九音與黎冥,眼中恨意流露.

抬腳就朝著宮門口沖去,想要用身體沖破玄衣人的突圍.

"噗呲--"

尖銳的聲音響起,半空中鮮血濺開.

玄衣人下手毫不留情,揮起長劍,眼中殺戮的寒意驟然乍現,直接抹了那些百姓的脖子.

就在這鮮血四濺之悸.

一股常人看不見的毒體夾著血液飄至空中,隨後,血漬灑在了玄衣人的身上.

短短片刻.

玄衣人的手上便露出詭異的紅點,皮膚火辣辣地刺痛,如被滾熱的開水沖刷一樣.

"嘶,這是什麼東西."

"我也有,我怎麼會長了這個紅點?"

感受到手臂突然傳來的刺痛,玄衣人痛地倒吸口涼氣,低頭,看著手臂上的紅點,先是神色一愣,心頭升起幾絲不太好的預感.

像是回想到了什麼,玄衣人猛地抬頭掃量著身前的百姓.

紅點.....

跟這群染病的百姓一模一樣.

一個念頭升起來,玄衣人哪里還能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.....

他們染上了病症?!

就連這些血液都能讓人被傳染?

腦海里不約而同地冒出這個答案,幾乎在答案出現的那一刻,所有玄衣人都毫不猶豫地朝著前方沖去,與九音拉開距離.

而百姓們看到玄衣人也染了病症,驚地臉上痛苦的表情都凝固了.

但很快便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.

氣憤地咬牙切齒,嘴里咒詛著玄衣人活該,活該這群人冷血無情,攔住他們進皇宮找戰王妃.

玄衣人目光冷銳地擋在百姓身前.

忍著手臂的刺痛抬高長劍,劍刃滴染著血漬,直指想要沖進皇宮的百姓,眼底皆是無盡的殺氣.

"殿下...."

"殿下,你快走,我們來擋住他們."

"冥帝大人,你快帶殿下走,這些病症三步之內就會染上,這里不能過去!"玄衣人忍著手臂那撕裂的痛意,朝著九音兩人咆哮道.

看著玄衣人手上的紅點,此刻正己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開來.

從手臂至腳底,然後蔓延到全身的每一處,而最開始濺染的那一處紅點,突破撕死開來,皮開肉綻,狂湧出鮮血.

哪怕是這樣.

玄衣人依然聞絲不動地站在百姓的身前,一股錐心的痛意卷襲全身,可他們的臉上卻找不到任何懼意.

他們不是不怕死.

而是有一種比死更可怕的事情,那便是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,而那個信念,現在就站在他們的身後.

若是讓這群染著病症的百姓朝九音沖過去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