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他的信仰己死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每一個字,都咬牙切齒,鏗鏘有力,夾著無盡的堅韌與不服輸.

聞言.

九音目光淡淡地略過鳳傾云,眼中如同一潭死水那般毫無波動,隨後,只見她優雅地轉身,頭也不回地走了.

而鳳傾云傻眼了,就連臉上那痛苦的表情都被定格不動.

自己竟然被這個女人給無視了!

她竟然敢!

從來沒有哪一刻,鳳傾云有這麼挫敗過,不是你的敵人有多恨你,而是你自認為的敵人從來都沒有把你放在心里過!

見鳳傾云一副全天下都負了她的模樣,黎冥嘴角勾起滲人的弧度,伸出腳,直接將她踢到了玄衣人的面前.

玄衣人齊嗖嗖地低頭.

看著腳下全身是血的鳳傾云,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.

一個個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雙手套,帶在手上,狠狠朝著鳳傾云的臉就是幾耳刮子,皇宮之內,皆是清脆又響亮的掌聲.

"妄想傷吾殿下分毫者!"

"碧落黃泉,定究!"

夾著無盡殺氣的聲音,從黎冥的周身傳蕩開來,擊地在場的眾臣臉色慘白如紙,身子癱倒在地面上,瑟瑟發抖.

隨後.

黎冥目光帶著殺戮地掃了東華皇帝一眼,大步朝著九音追去.

"皇,皇上...."

"他,他和她……都走了……"

"怎麼辦…皇宮毀了,毀了……"

見九音與黎冥兩人終于離去,而那群玄衣人還在單方面地摳打鳳傾云兩人,大臣們都捂著氣血沸騰的胸口,嚇地口齒不清.

皇宮之內血流成河,一片狼煙.

宮殿幾近塌陷,眼前那一片廢墟刺地東華皇帝眼睛生疼生疼.

此刻.

東華皇帝多想沖上去,一刀捅死九音.

可是他不敢,更無能為力.

東華惹不起那個黑衣男子,城外己經病發的百姓亦沒有時間再拖延了.

聽侍衛的描述,百姓染上的病症,從病發到徹底死亡僅僅需要一天!

現在的東華皇帝就如同熱窩上的螞蟻.

只能僵直地站在原地,期待著那群玄衣人趕緊離去,然後再借機救回墨凌寒和鳳傾云.

在東華皇帝和眾臣的心里--

能救城外那些病症的,只有那個醫術高超的鳳傾云.

可他們卻永遠都不會知道.

城外發生的一切,早就在九音出手救慕小姐的那一刻便注定了,注定了鳳傾云因為九音的原因得不到念力珠,注定了戰王府的暗衛沒有極時追殺掉慕小姐.

從而導致.....

世間唯一的那顆解藥,得到的人己不再是鳳傾云,而是九音!

九音在出了眾人的視線後,便直朝皇宮之外走去.

現在宮殿己經被黎冥毀地所剩無幾,而招侍南越塵的那所宮殿亦是一片廢墟.

黎冥跟于九音的身側.

只要他一抬眼,便能看到九音那完美無缺的側顏.

還有額間那顆殷紅奪目的朱紗痣,那雙眼睛,跟黎冥記憶中的殿下一樣,掀不起絲毫的情緒.

只是--

殿下額中何時長了一顆朱紗痣?還有那顆詭異離奇的白棋又是從何而來?

黎冥眼里劃過微不可覺的疑惑.

但這絲情緒僅存在于刹那,很快就被黎冥給甩出腦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