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他的信仰己死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還未等鳳傾云霸氣地開口威脅,卻被眼前的一幕,驚地瞳孔劇烈收縮.....

迎面襲來的,是黎冥泛著殺氣的黑劍.

這個人他瘋了嗎?

他居然真的要對自己下殺手?

鳳傾云顧不得膝蓋處撕扯的痛意,強烈的求生欲望控制著她的身體,迅速地往後一倒,免強躲過了這一劍.

看著廢墟中央這有驚無險的一幕.

將心髒提到了嗓子眼的東華皇帝,還沒有來得及舒一口氣.

再抬頭,便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傻眼了.

他看到了什麼?

只見黎冥的眼底突然變地腥紅一片,伸出寬大的手掌,手中彙聚成一團詭異的氣體,然後朝著鳳傾云的腦門直劈而下.

"嗯...."

一道痛苦的悶哼聲響起,鳳傾云突然癱倒在地面上.

她的眼神有些空洞,表情痛苦,就像是陷入了夢魔那般,仿佛正承受著什麼非人一般的打擊,全身布滿了絕望的氣息.

而做這一切的罪魁禍首.

正屹立于鳳傾云的身側,那張雕刻般的俊顏露出極為嗜血的冷笑,他居高臨下地看著鳳傾云,看著她痛苦地卷縮在地面.

"呵!戰王妃?不過是一介丑陋的下等人而己."

"屬于殿下的東西,你也配偷窺?"

隨著話落,黎冥眯起泛著寒意的眸子,抬高手中泛著寒芒的長劍,朝著鳳傾云的心髒直刺而去.

就在這千均一發之悸.

眼前黑劍即將刺入鳳傾云的心髒之悸.

一股來自于天道的威壓籠罩在鳳傾云的周身,直直地擊在了黎冥的劍刃,導致黑劍突然偏離軌道.

"啊--"

劇烈的痛意令鳳傾云突然清醒過來.

原本空洞失神的眼底驀然被陰鷙代替,鳳傾云神情痛苦地捂著刺傷的脖子.

而心髒處又傳來一陣陣攆骨之痛.

"今天的仇,我鳳傾云記下了!"鳳傾云神情扭曲地瞪著黎冥.

鮮紅的血液延著她的指尖滴落,一滴一滴,敲打在地面上,驚心觸目.

黎冥見此沒有露出絲毫意外的表情.

鳳傾云本就是天道擁護的人,對著她心髒的一擊突然偏離軌道很正常,這世間除了殿下,怕是還沒有人能令她永遠消失.

可這個人.....

不過是區區一個下等世界庇佑的氣運之子而己.

再怎麼,也改變不了她是東華的下等人,就連在他的眼里,都只是螻蟻一般的存在,也配殿下大費周張地對付她?

簡直可笑!

"還不走嗎?"就在這時.

一道清冷淡漠的聲音,毫無違合感地從遠處傳來,只見那個離去的白衣女子停下了腳步,神色平靜地掃了黎冥一眼,開口道.

還沒等眾臣從這驚悚人心的場面中回過神來.

廢墟之央便傳來了格外震懾人心的誓言.

"黎!九!茵!"

"我鳳傾云在此立誓,今日你沒能殺我,來日我若強大,定將你挫骨揚灰,讓你生不如死!"鳳傾云神色痛苦地卷縮在地上,臉色慘白,下巴的傷口流著令人作嘔的血水.

可她的話卻夾著堅定不屈的氣勢.

那一種斗志滿滿的氣勢!

每一個字,都咬牙切齒,鏗鏘有力,夾著無盡的堅韌與不服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