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不配與她相提並論8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竟然妄想小云兒的王妃之位?"就在鳳傾云有些愣神之悸,站在一旁邊降低存在感的墨凌寒開口了.

這個女人果然是學小云兒一樣欲擒故縱,到現在還惦記著他的王妃位置.

想到這里,墨凌寒冷聲一笑.

頂著一張青紫相交的臉,自認為帥到人神共憤地不屑道:"憑你那蛇蠍心腸,也敢宵想王妃的位置."

"這個賭,本王替小云兒答應了."

"如果你輸了,不僅要將白棋交予小云兒,更別怪本王休了你!"霸氣側漏的話從墨凌寒的嘴里吐露出來,帶著自命不凡的氣勢.

那一種施舍的眼神,就好像全世界的女人都應該深愛著他.

看著迷一般自信的墨凌寒,玄衣人目光凶狠,臉色氣地通紅,紛紛用關愛智障的目光瞪著他.

而跪在地上的鳳傾云,直接被這幾句話給劈地血液都涼了.

因為--

鳳傾云從墨凌寒的話里聽出了別的意思:他說,如果九音輸了,就別怪他休了她,也就是說...墨凌寒並不希望這個人輸?

他不希望這個小婊砸輸?

心髒處突然傳來撕心裂肺的痛意.

如刀割那般被傷地體無完膚,好痛,哪怕是前世今生都沒有這麼痛過.

鳳傾云感覺鼻子有些發酸,硬生生忍住想要質問墨凌寒的話,攥著手指,不屈的雙眼直視墨凌寒的眼睛.

沒有了!

他的眼里果然沒有了以往對黎九茵的厭惡與憎恨.

"好!"

"輸了之後,別忘了將白棋交出來,自斷筋脈!"鳳傾云壓抑住心髒那股鑽心的感覺,抬頭,眼里己找不到絲毫的傷痛.

對于白棋,鳳傾云誓在必得: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古代,她看上的東西,還從未失手過!

'嘩’地輕響,只見九音驀然直起身.

她退後幾步,帶著距離感地看著鳳傾云.

明明九音的臉上沒有任何情緒,可就是讓鳳傾云覺得,對面的那張臉上寫滿了對自己的嫌惡,就好像她是什麼髒東西.

感受到鳳傾云飽含殺氣的目光.

九音眼眸微抬,眼底有些涼,身上不經意間頃瀉出高不可攀的冷意,而最冷的,莫過于她開口的話:

"可是--"

"你並不配與本殿相提並論."

沒有刻意去加重的語氣,從她的嘴里說出來,很淡,很輕,就像是敘述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實.

隨後.

九音便沒再理會鳳傾云那難堪的神色,轉身離去,甩給眾臣一個灑脫帥氣到極至的背影.

她說什麼!

自己不配與她相提並論?

此刻的鳳傾云只感覺腦子都被這句話給氣卡片了,她的腦海里,一直停留在九音眼眸微斂,唇瓣微張那一幕.

那麼地不可一世,那麼地囂張至極!

所以--

她說的賭局在九音的眼里就是一個笑話,就連她自己在九音的眼里都是一個笑話,面前的這個白衣女子從一開始,就沒有打算接受她的賭局?!

鳳傾云簡直是滿臉的不可置信,眼中的殺意都溢了出來.

有生以來,鳳傾云還是第一次這麼狼狽地輸給一個人,更是第一次,有人敢當著她的面,說著她不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