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不配與她相提並論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掩住眼底那泛著算計的光芒,開口的話要多霸氣有多霸氣:"是真的不配還是你不敢賭?"

"我若輸了,是生是死由你處置,但你若輸了,便將你手中的白棋交出來,然後自斷筋脈."

白棋?

又有智障惦記著本殿的白棋?

見九音停止了離去的腳步,鳳傾云才繼續往這件事情上加火:"你這麼推托,難道真是南陽國派來的奸細?所以心虛了,知道自己一定會輸,所以不敢跟我打賭."

聽著鳳傾云那挑釁的話.

眾玄衣人都沸騰了,一個個像是被挑起了心里最觸動的事情,神色激動與憤怒地瞪著鳳傾云.

"你這個丑女人,居然還敢惦記著殿下的白棋."

"你哪來的那麼大自信,殿下怎麼可能會輸,你再亂吡吡一句,我就踩爛你的下巴."

鳳傾云嘴角冷笑,不為所動地繼續挑釁:"不會輸?"

"如果她真的有把握,怎麼可能會這麼推脫,分明就是知道自己贏不了,所以不敢與本王妃打賭."對于九音手中的白棋,鳳傾云誓在必得.

而城內百姓的症狀,鳳傾云早己經侍衛的口中得知.

她敢確信!

那種病狀在這個世間都沒有發生過,而面前的這個白衣女子,不過是一個古代人,根本就不可能有研發解藥的能力.

在鳳傾云的心里,古代人永遠比她要低一層.

面前的這個白衣女子,她有什麼資格踩在自己的腦門上?還有那顆連雷電都能頂抗的白棋,一個古代人怎配擁有.

所以--

在鳳傾云不確定九音身份的情況下,依然在眾臣的面前,篤定說九音是南陽國奸細,因為鳳傾云想激怒她!

從而逼地九音答應立下賭約.

看著鳳傾云眼中對白棋的熾熱,九音突然抬腳立于鳳傾云的三步之處,目光與她對視,眼底平靜地如同一潭死水:

"賭你的生死嗎?"

一股自帶的壓迫感直襲毛孔,鳳傾云感覺膝蓋處那鑽心的痛意又重了許多.

好像有什麼利器紮進了肉里.

鮮紅的血液從膝蓋處流露出來,痛地鳳傾云緊咬貝齒,眼中皆是不屈與桀驁.

"可是本殿想賭你的王妃之位."

"想賭被遣散的棄妃都回到戰王府,想賭你被貶為戰王府的侍女,永世不得踏出戰王府一步."漫不經心的語氣從九音的嘴里說出來,卻是那麼地震攝人心.

九音每賭一個條件,鳳傾云的臉色便難堪一分.

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!

不僅想讓自己淪落于戰王府的一個侍女?

還想讓被遣散的棄妃再次回到戰王府,她知不知道那群賤人有多惡毒?!

鳳傾云緊眯著眼睛,恨極了九音看著自己的目光,那麼地平淡,淡到在看一抹空氣,硬生生地讓她感覺受到了睥睨.

"本王妃...."

答應的話剛想突口而出,就在這刹那,鳳傾云的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總感覺接下來的事情會脫離自己的掌握.

"你竟然妄想小云兒的王妃之位?"就在鳳傾云有些愣神之悸,站在一旁邊降低存在感的墨凌寒開口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