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不配與她相提並論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本殿不是說過,最討厭有東西在本殿面前瞎嚷嗎?"九音眼眸半斂,那眉宇間不經意頃瀉的威壓,直直襲在鳳傾云的身上.

"噗通--"

眾臣只聽到耳邊傳來一道膝蓋與地面的撞擊聲,心髒一縮,紛紛朝著聲音的起源處投去.

只見鳳傾云雙腳彎曲,猛地就跪下了去.

這巨大的反差令鳳傾云懵了短瞬,被周圍那一雙雙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,令鳳傾云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賤踏,臉色極為難堪.

這種被羞辱的感覺,簡直比殺了她還要難受.

鳳傾云唰地抬起頭.

那雙眼睛極為陰狠地盯著九音的臉,似乎要將對方的容貌刻在骨子里.

看著鳳傾云忍著屈辱不敢反抗,臉上露出'來日我若強大,必定將你碎尸萬段’的桀驁表情,眾玄衣人先是不屑.

然後,再用極為熾熱的目光,齊嗖嗖投向那抹白影.

這個人,便是冥帝大人口中說的殿下.

直到現在這一刻,玄衣人才敢相信,他們的殿下原來比冥帝大人形容的還要厲害.

而此刻--

被玄衣人遺忘黎冥,正用全身力量壓制著傷勢,洋裝成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.

剛剛黎冥動用的是移形陣法,能將他指定的人轉移到自己的所在處,而這個陣法卻令黎冥傷勢慘重,就連垂下的指尖都在發顫.

他面色肅穆地站在九音身後,眯著眼,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盯著鳳傾云.

"你說,本殿是南陽國派來的奸細?"

九音微垂下眸子,拔弄著兩指尖那顆瑩白如玉的棋子,嘴角有些冷的弧度,開口的語氣帶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淡漠.

鳳傾云強忍住想將九音凌遲處死的憤怒.

冷然譏諷地笑著,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字意:"難道你敢說,你不是嗎?"

聽聞,面前的那個白衣女子眉眼微彎,那雙眼睛格外漆黑明亮.

她就這麼靜靜地看著鳳傾云,沒有回話.

鳳傾云被這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給氣地胸口不斷起伏,心里那股不服輸的氣勢越發強烈:"你若想證明你不是攝政王派來的奸細,就只有一個可能,那便醫治好城內的百姓."

"所以呢--"回答鳳傾云的,依舊是那漫不經心的語氣.

"所以?"

"你敢和我打賭嗎?"

"以城外中病的百姓為賭,誰能先將他們醫治好,控制住病症不蔓延到城外,誰就為贏."鳳傾云忍著膝蓋處那鑽心的痛意,說的極為有力,那臉上皆是誓在必贏.

聞言.

九音嘩拉挺直身,居高臨下看著鳳傾云.

從鳳傾云的角度看過去,能看到臉上淡漠的神情,那不施黛色的唇瓣輕啟,吐露出來的,果然是冷酷到了骨子里的話意:

"與本殿立賭約嗎?你不配."

她說.....

鳳傾云與她打賭,不配!

余音未落,九音便直接轉身離去,甩給鳳傾云一個尊貴帥氣的背影.

"我不配?!"

鳳傾云拼命地控制住體內的洪荒之力.

掩住眼底那泛著算計的光芒,開口的話要多霸氣有多霸氣:"是真的不配還是你不敢賭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