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不配與她相提並論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鳳傾云氣地臉都僵了,氣勢全開,目光極為凜冽犀利地盯著九音,語氣皆是篤定:"難道!你真的敢說這只是巧合嗎--"

見九音依舊是那副置身事外的淡然模樣.

鳳傾云便清楚九音不會回答這個問題,只好為了自己的顏面,獨自一人說完所有的話:

"他分明是想拖住我們,不能極時去阻止病症的曠散,好讓東華帝國陷入危機."

"所以,這就是你嫁入戰王府的目的嗎?別告訴我你只是一個官家的小姐,本王妃從未信過."

"所以!你是南陽國攝政王派來的奸細--"

最後一句話,鳳傾云說的極為篤定.

從黎九茵嫁入戰王府的那一刻起.

鳳傾云便派暗員調查過她的身份,可是這個人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,除了能查到她不是縣官的親生女兒之外,其它的任何東西,暗鳳怎麼查都查不到.

直到壽宴上,九音與攝政王同參加宴會.

鳳傾云便有一個大膽的猜測,不過,也僅僅是猜測,猜測九音就是攝政王安排在戰王府的人.

而重傷癱倒在地面上的眾臣,都被這句話震地忘記了衰嚎.

他們沒有聽錯吧?

戰王妃說這個人是南陽國派來的奸細?

像是聯想到了什麼,所有人看著九音的目光都變了,變地極為複雜,隱約能在從他們的眼里看到憤怒與仇恨,但更多的還是畏懼.

鳳傾云這一字一句都說的不無道理.

敢問區區一個縣官的千金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,又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後盾,還能令南越塵以平等的目光看侍?

況且她還能在短短片刻之內,令容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?!

"你們這群渣渣,再敢吡吡我殿下一句,我就弄死你們."

"還有你這個丑女人!"

"別以為你長的丑,我就怕被傳染而不敢打你."見眾人看九音的目光,都如同在看一個賣國賊,玄衣人滿臉煞氣地沖著鳳傾云怒道.

揚起手中彙聚的威力就准備朝著鳳傾云的下巴抽去.

"我跟你的主子在說話,你一個屬下也配插嘴."看著玄衣人即將沖了上來,鳳傾云毫不畏懼地挺直了腰杆,氣勢全開,不屑冷笑.

然而--

鳳傾云臉上的冷笑還未完全展露出來,便忽地感覺身上一重,後背仿佛扛著千萬斤重的鋼石,令她的雙腳控制不住地彎曲,想要朝著九音直直下跪.

身上突如其來的重力....

這一幕,是那麼地詭異,又那麼地熟悉.....

熟悉到鳳傾云腦子里想到的第一個人:就是九音!

"你干了什麼!"鳳傾云臉色突變,緊鎖眉頭盯著面前那抹白影,咬著銀牙,倔強地不讓自己跪下去.

回答鳳傾云的,是那細微的落腳聲.

九音抬腳朝著鳳傾云走近,垂下的五指隨著她的步伐微微收緊,指尖每收籠一分,鳳傾云的臉色便蒼白一分,那眼里的不屈與不服輸便更甚一分.

打死鳳傾云,也不願意對這個人下跪!

這簡直就是這輩子以來最大的屈辱!

"本殿不是說過,最討厭有東西在本殿面前瞎嚷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