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不配與她相提並論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的人毀了整個皇宮,傷害了那麼多無辜的性命,將皇宮變地一片廢墟,難道你就沒有什麼要解釋的嗎?"鳳傾云眼底一片腥紅,沖著九音低沉冷道.

"解釋?"聽著鳳傾云的質問,九音腳步一頓.

隨即緩緩轉身.

那張不施粉黛,卻美地出塵脫俗的臉對著鳳傾云,看著鳳傾云心中那股反差感越來越大,那一種脫離掌控的感覺,令她越來越心慌.

"傷了便傷了,毀了便毀了,需要本殿解釋嗎?"站在廢墟中央的那抹白影,她開口了.

下意識脫口的回答,卻是那麼地狂妄和不可一世.

不論在什麼時候,她的語氣會有一種獨有的淡,會不急不絮,還會有些涼,會令人無力反駁.

有那麼一刻.

鳳傾云的心里都產生了懷疑,懷疑這個人就是專門來針對自己的,從她突然偷襲于戰王府那一刻起,自己所有的篤定都發生了改變.

這種感覺令鳳傾云極為無力,從沒有哪一刻,這麼迫切地想要強大.

因為不管自己說什麼做什麼.

都掀不起這個白衣女子任何的情緒,她就像是沒有心那般,哪怕是對壽宴之上的那顆白珠,鳳傾云都只從九音的眼里看到她需要,而不是她喜歡.

"呵,說的輕巧."

"這里倒下的有數千條人命,就因為你那區區一句毀了就是毀了,就能完了?"

"仗著自己強大就肆無忌憚地大開殺戒,這樣的人,與儈子手有什麼區別?!"鳳傾云目光極為凌厲,直直地盯著九音,似乎想在她的臉上找到一絲愧疚的情緒.

可惜,沒有.

她就這麼面色平靜地看著自己,那雙眼睛如深海的明珠一般明亮,可在鳳傾云心里,卻覺得九音的那雙眼睛充滿了對自己的不屑與嘲諷.

九音的確是在嘲諷鳳傾云.

當初鳳傾云可不就是仗著她強大,便令慕家上百口人,被陷害而滿門抄斬嗎?

可看鳳傾云現在這副憤憤不平的模樣,似乎己經忘記了自己之前的所做所為了.

"黎九茵!我是應該這麼叫你吧?"

"我現在不得不懷疑你嫁入戰王府有什麼目的."

"攝政王前腳一步,城內便突然發生了那麼詭異離其的病症,這種病症,本王妃平生以來,還從未聽說過."

鳳傾云連連冷笑,笑地那臉張格外地駭人,她伸出手,指著黎冥條條有絮道:"而現在,這個人又突然出現在皇宮之內,問我們討要你?"

"你不覺得很巧合嗎?"

聞言.

九音微微側著頭,血紅色的發帶隨著她的動作飄至腰間,額間那顆殷紅奪目的朱紗痣,映地她的臉,美地令人癡迷.

站于一旁不作聲的墨凌寒,竟不由看呆了一瞬.

但是很快,墨凌寒便收起了自己的失態,有些心虛地打量了鳳傾云一眼,直到確定鳳傾云沒有發覺,這才莫名地松了口氣.

良久也沒有等到九音的回答.

鳳傾云氣地臉都僵了,氣勢全開,目光極為凜冽犀利地盯著九音,語氣皆是篤定:"難道!你真的敢說這只是巧合嗎--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