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我等無名,誓忠殿下9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?"黎冥的雙眼直直地盯著鳳傾云,嘴角掛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.

就是這無所畏懼的模樣,竟令鳳傾云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.

黎冥目光冰冷地看著皇宮之內所有人,看著他們的臉上都露出興災樂禍與痛快的情緒.

敢傷殿下分毫者!

也要問過自己在東華,替殿下培養的他們同不同意!

黎冥的眼里劃過毀天滅地的殺戮,那發白的嘴唇勾起極其詭異的弧度,隨後,黎冥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超出這個世界的威壓.

這股威壓一出,皇宮之內的空氣都停滯了流動.

眾人突然感覺呼吸變地困難起來,心髒提到了嗓子眼,下意地收斂起臉上的神情,嚇地退後幾步,朝著黎冥看過去.

只見映入眼底的那雙眼睛,在頃刻間變地腥紅無比.

黎冥伸出手,一邊詭異地笑,一邊用漆黑的長劍劃破手掌,鮮紅鮮紅的血液延著他的動作滴落.

可是那個黑衣男子他還是在笑.

長劍越來越深陷掌心,可黎冥仿佛感覺不到痛意那般,笑地格外滲人.

"以吾之鮮血,幻移形大法....."

在一雙雙驚愕無比的瞳孔下,黎冥嘴中吐露著極為複雜的咒語,與此同時,那雙滿手鮮血的手掌,猛地拍在了自己的心髒處.

"他,他想要干什麼......"

"他瘋了嗎?"

看著這極為詭異的一幕,眾臣都嚇傻了,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離其詭異的事情?

這兩天發生的一幕幕簡直超出了眾臣的預知,九音忽然能隔空取人性命,戰王妃竟然是暗鳳的主人,而這個黑衣男子居然在自殘??

可不就是在自殘嗎?

然而--

聽到黎冥嘴里吐露出來的咒語,一旁的東華皇帝,臉色卻是突然間變地煞白,像是想到了什麼極其難以置信的事情,東華皇帝的眼里皆是畏懼.

就連那一點點期望與反抗的想法,都徹底地化為灰盡.

"轟隆隆!"

一道突破天際的響聲直貫而來.

就在黎冥薄唇停止吐露咒語之悸,他的腳下,突然出現一個若大的陣法,陣法的邊緣形成九個圓圈,圓圈里面一共八十一道身影.

看著這詭異離其的場面,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驚悚與震憾,嚇地全身哆嗦.

隨著陣法緩緩轉動,陣法內那模糊的身影漸漸變地清淅起來,所有人都穿著銀灰色的玄衣,玄衣上面刻著極為複雜的圖標.

就在陣法消失的那一刹那.

八十一名玄衣人齊齊轉身,一股強烈的氣流從玄衣人的周身曠散,以全包圍的形式朝著前方直襲而去,將所有暗員的長劍都震成了粉碎.

"咳,咳...."隨後,效忠鳳傾云的暗員們被氣流掀倒在地,捂著氣血沸騰的胸口,狂吐鮮血.

難以置信的鳳傾云:"....."

滿臉驚愕的眾臣:"......"

瞪大了眼睛的皇帝和墨凌寒:"......"

天天天吶!

這個黑衣男子黎冥居然會傳說中的陣法?

還有這群穿著銀灰色玄衣的人,跟黎冥到底是什麼關系?僅僅一個轉身就把戰王妃的暗員給震吐血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