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還我殿下,否則踏平東華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'凌寒,我相信你,但是你知道嗎?我這個人容不得任何人的背叛,更容不下絲毫的汙點,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背判了我.....’

'我不會殺了你,但是......我要的感情是絕對的忠誠,我不會容忍與任何人共侍一夫,要真有那麼一天,我只求一封休書.....’

只求一封休書放她自由!

對,就是這句話,墨凌寒記得鳳傾云當時回的就是這樣的話!

可為什麼?明明是同樣的問題!

卻在九音的對比之下,鳳傾云回答的這句話顯得如此矯情?

一個念頭想到這里,墨凌寒迅速地晃去腦海里那可怕的想法,神色厭惡憎恨地盯著九音:一定是她對自己動了什麼妖術.

無辜躺槍的九音:→.→

"主子,時辰到了....."

望著南越塵那冰冷如霜的面容,影一大著膽子提醒道.

南越塵緊泯著薄唇,那一襲金絲勾袖的墨袍映地他周身的氣勢格外凜冽,如同萬年不化的寒冰,帶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.

深不見底的眼眸低垂,南越塵格外深刻地看了九音一眼.

映入眼底的這個人,她穿著雪白雪白的裙衫,裙邊有一朵血紅色的花瓣,額間有顆朱紗痣,在她不滿的時候,嘴角會有淡淡的弧度.

這個人,她名喚血美人!

是一個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存在!

南越塵強迫自己收回目光,終是沒有再開口,輕揮袖袍,一股壓迫在宮殿內的威壓,也隨著他那修長的身影,漸行遠去.

"呼....."

看著南越塵終于走了,在場的眾大臣都略松了口氣.

實在是南越塵的氣場太過凜冽,有他在的地方,總感覺有一種無形的壓迫.

九音悠悠然地靠著椅面.

直到這一刻,她的心都沒能掀起絲毫的波瀾,那麼平靜,如一潭缺了生機的死水,淡到世間的毀滅都驚不起一分的漣漪.

就在南越塵的腳步聲,即將消失遠去之悸.

九音突然微蹙高眉角.

偏過頭,露出那雙攝人心魂的眸子.

她看了眼南越塵漸行漸遠的背影,他的衣袖兩側勾勒著精細的龍紋花邊,隨著他單手負立的動作,袖袍無風輕揚,映出那一身王者降臨的氣勢.

龍紋花邊.....

忽然,九音的腦海里毫無預召地閃過一抹畫面.

那抹一閃而過的畫面極為模糊不清,隱約間記得畫面之中,有一名女子.

她的面容如同被虛化了那般,連五官也分辨不清.

女子抬高手,全身上下都蘊含著一種叫唯吾獨尊的氣息.她抬手的兩指尖,好像夾著什麼能傷人的利器,最後,她將利器毫不留情地刺入對面男子的心髒.

還有--

那個被刺入心髒的男子,他好像在笑......那一種滿是自嘲與悔恨的笑.....

不對,本殿瞎想什麼呢!

迅速晃去腦海里的畫面,蹙高眉角.

九音很確定自己的記憶里,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一副場面.

可腦海里怎會突然閃過這樣的場景?還有那兩抹模糊的人影,分別是誰?

就在這時,一道尖銳的聲音突然殿外傳來,直貫入耳.

"不好了--"

"皇上......皇上,不好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