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還我殿下,否則踏平東華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如果本王說,你若與本王回南陽國內,本王會護你一世周全,你可願與本王回國?"

那個南陽國權傾天下,嗜血殘暴的攝政王!

他何時用商量的口吻與一個女子對話過?又何時這麼緊張過?緊張到那顆平複了二十幾年的心,都隨著話落提了起來.

在場的眾臣都被南越塵這句話給震懵了!

就連墨凌寒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.

再過短瞬,墨凌寒的眼里即刻劃過幾絲憤意:任誰都知道,這句話背後的意思,就是將王妃之位許下.

他自己厭棄的人,就算是死,也絕不允許別人染指!

"攝政王此話怕是不妥."

"黎九茵可是本王的側妃,沒有本王的休書,她就算是死了,也只能是本王的鬼!"墨凌寒緊眯著如利鷹般的眸子,語氣極為有力.

聞言.

南越塵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,連個余光都沒有給墨凌寒留下,只是專注地看著九音,骨節分明的手指磨揣著,以此來扶平心中的慌亂.

空氣突然變地安靜起來.

就在墨凌寒那厭惡與警告的目光下!

九音微微蹙起好看的眉角,抬眸,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看著南越塵,與他對視,開口反問:"護我一世周全?"

"定然--"南越塵指尖動了動,沉聲回道.

這短短的兩個字,卻代表了南陽國至高無上的榮譽!

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甚至己經在腦海里幻想著,九音一定會因為南越塵的許諾而與之離去.

可惜!

他們要失望了,不僅失望,更是被九音接下來的這句話給震地愣了在原地.

"難道以我的實力,世間還有人能夠傷我分毫嗎?"

"難道以本殿的實力,不足己護自己一世周全嗎?!"九音唇瓣輕啟,眼里泛過星星點點的光芒,平淡到了骨子里的語氣.

她說,以她的能力難道不足己護自己一世周全嗎?

對啊!

以她現在的能力,這世間又有誰能傷到她分毫!

可就是在一刻,南越塵感覺自己的心,突然就失去了控制.

那一種即將要跳出胸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,這個樣子的她,冷漠到了骨子里的她,是那麼地耀眼到了極至!

哪怕她就這麼靜坐在原地,都令人仿佛看到了降臨天下的君主.

明明是這麼平凡的一個問題,可她那不假思索的回答,是那麼地理所當然,亦是那麼地不可一世.

被這句話驚過神來的眾大臣:完了,為什麼莫名覺得好霸氣!

若說在場最驚愕的那個人,莫過于墨凌寒.

墨凌寒緊蹙著眉峰盯著九音,若不是這一幕就發生在眼前,打死他都不相信,這句話會從一個女子的嘴里說出來.

墨凌寒尤記得,他曾經也與鳳傾云說過這句話:

'本王發誓,不管以後發生了什麼,本王都會許你一世周全,會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.’

可鳳傾云的回答並不是這樣的...

'凌寒,我相信你,但是你知道嗎?我這個人容不得任何人的背叛,更容不下絲毫的汙點,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背判了我.....’